Nuffnang Ads

2012年4月25日星期三

“面壁思过法”


基本上早已废除“藤条法”,改用“罚站法”。不变的是,未审先判,反正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理不出所以然来,最重要制止骚动,避免大打出手,以求“内安”。

孩子大了,越来越醒目,宁可干脆罚站,不必你多费唇舌,也不必你动用藤条,对他们来说,习以为常,没什么大不了,女儿轻松问道:“爸比,要我们罚站多久?”

通常是1个小时或以上,视骚动程度而定。看女儿一脸淡定,心里不识滋味,灵机一动,匆忙修改“罚站法”,改为“面壁思过法”,并快速通过。实际上旧瓶装新酒,了无新意,以前靠墙而立,现在面墙而立,限定时间减为半小时,不得延长。

半小时后来看他们,女儿依然稳健站立,她有跆拳道底子,最近还考到了黄带。儿子站姿摇晃,显得不耐烦,其实他也练过跆拳道,不过半途而废,他缺乏这方面的天分。我心态放软,轻声细语抚慰:“好了,好了,两个人握手和好,就可以回房睡觉了。”

两个大孩子不约而同说:“Cheah。。。。。。我们早就好回了啦!”

“Good night,爸比!”两个人上蹦下跳回房去,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看来“面壁思过法”也不怎么管用,追根究底,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教育。。。。。。

2012年4月21日星期六

相信爱情


妻正看娱乐版,全神贯注看着关于黄贯中和朱茵“有了”的新闻。

我说:咦?朱茵有了咩?

妻瞪了我一眼说:怎么?朱茵有了,你很不爽是吗?

我说:没有不爽,有点感动,我相信还有爱情!

曾经,谢霆锋和张柏芝都离了,我们不再相信有爱情。如今,黄贯中和朱茵都有了,我又开始相信有爱情,无关门当户对,无关什么信仰,无关婚前性行为,无关奉子成婚。。。。。。

2012年4月18日星期三

改变


在面子书上看了一下,听了一下,只不过是竞选广告歌,竟然莫名其妙感动起来。追根究底,原来50多年来的一成不变,实在太烂了,什么“Malaysia Boleh”、“Satu Malaysia”,你还不觉得腻吗?我都快吐到不行了。。。。。。

有人说,州的投给蓝色,国的投给橙色。他们说,州始终不能没有蓝,说白了,他们习惯了要靠蓝的给他们看看longkang。

有人说,投给谁都是一样的啦!Sama-sama都有贪污的啦!不过我比较喜欢看安华夫人,多过看纳吉夫人,怎么说,就是不可能sama的咯!

有人说,如果换了政府一定会乱,警察都是他们的人。我说,没有如果,只有结果,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会得到什么,只能放手一搏!

改变不需要太多复杂的理由,就是改变(UBAH),告别污烟瘴气,找回清新脱俗的感觉罢了!

2012年4月17日星期二

好不好

家协如火如茶展开签名运动,派了理事在校门口拦截家长签名。

据说校长将调职,换一个新的校长,签名运动就是要留住现有的校长。

听说很多家长签名了,家长之间口耳相传,得到的结论是:现有的校长比较“好”,新的校长比较“不好”,那么的片面说词,至于“好”在那里,又“不好”在那里,家长鲜少接触校长,凭什么断定?

神圣的学府其实也是一个是非之地,所谓“好”或“不好”,充其量只是“人缘好”或“人缘不好”罢了。老师和校长好,老师和校长不好,校长和家协好,校长和家协不好,校长和校长不好。。。。。。如此类推。

不管好或不好,孩子的教育是根本问题,管你们好不好。有时一窝蜂盲从的力量,说白了人云亦云,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立场。

如果签名运动是反对不谙华语校长,抗议师资短缺,替临教打抱不平,或强烈要求拨款,那就二话不说签名了!

妻最近学会闪躲,避开校门口的拦截兵团。熟悉的脸孔和一股“大多数”声音使然,签或不签,都相当为难。有时人家一点都不难为情为难你,你因为难为情被人家为难,做人很难!、

换成是我,真的不必给脸,又不是给脸派对。如果一窝蜂是一种盲从,我宁可让自己孤单的清醒。。。。。。

2012年4月15日星期日

不再让你孤单

为了陈升的《不再让你孤单》,看了舒淇和刘烨主演的《不再让你孤单》。

前半部,看到女主角为了理想中的优质生活,盲目地追求,寻寻觅觅,看尽人情冷暖,到头来却发现,原来所要追求的,隐藏在写着“不再让你孤单”的纸条里。。。。。。

后半部,看到男主角的隐忧,女主角回到了身边,却发现自己患上重症,记忆力渐渐消退,难以自主,失去了担当的肩膀。。。。。。如何让你不再孤单?如何撑得过来?

现实很残酷,不怕吗?原来相爱的人在一起就不会怕。。。。。。

朴素的旋律,简单的剧情,最初的感动。


难得找回遗失的感觉,忍不住感性了一下。。。。。。

2012年4月14日星期六

意淫反莱纳斯,手淫《金陵13钗》


从报上读到喷饭的文章--“马华欲成《金陵13钗》”,好好的一顿“精神粮食”严重中了毒,不吐不爽。

本来纯粹想从文章中,了解《金陵13钗》的剧情。。。。。。讲述13位平日被视为下贱的风尘女子,在1937年南京大屠杀中,如何挺身而出舍己救人,感人的牺牲事迹。

读着读着,作者“不知羞耻”写道:

“13钗侠肝义胆之举,好比上届大选输剩15名国会议员的马华公会,上个星期在总会长蔡细历带领下,表示如果莱纳斯没把稀土废料运出国外,马华将会通过内阁会议及国家经济理事会,强烈反对政府发出营运执照给该公司。”

呃~~~~~~把隔夜饭都呕出来了!

没有如果,只有结果。一旦发出营运执照,到时莱纳斯出尔反尔,没有把废料运出国外(基本上没有人会相信),马华即使反对,也无济于事了。

马华不是没有侠肝义胆之举,只是意淫反莱纳斯,手淫《金陵13钗》罢了!

难怪马华老总常常感叹,选民对行动党宽容,对马华诸多挑剔,不管马华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的。只因为马华永远看不到问题的根本,一味自怜自艾,自淫自乐,殊不知和选民的意愿渐行渐远。。。。。。

2012年4月9日星期一

庄重的杂音

从哥市清明回来,听到了一些杂音,原来先人去世不到3年,清明祭祀要提前,避免在正日,更不能选择延迟,至于什么道理,又隐忧说不上来,不知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天打雷劈吗?

父亲去世还不到3年,我们偏偏延迟了祭拜,主要是为了避开人潮,只求少一点扰攘的拥挤,多一份宁静的缅怀,想法很单纯,殊不知却犯了大忌。

家里设有祖先的祭台,却不见香火,在清明节祭祖,庄严的季节里,祭台显得冷清凄凉,这还像话吗?成何体统?对了,我是有烧香的,一年只有一次,就是在除夕日那天,意思了一下,但原来是不够的,做戏要做全套,也不能随意更改剧本。

即使母亲信了教,听了那么多杂音后,不免耿耿于怀,她说她应该教导我们这些后辈,关于传承传统的重要。奈何她却有一个不屑的儿子,不是她的错。

“传承”--多么庄重的动词。“传承传统”、“传承信仰”、“传承文化”。。。。。。像一顶大帽子,往往把不怎么热忱的人,压得透不过气!

不代表不在乎,尊重传统,但不受限于传统,我不可能每天穿成这样,来证明自己多么的传统。。。。。。

2012年4月4日星期三

不是开玩笑的

儿子:妈咪,我在5月1日出生,劳动节假期,医生没有工作,我怎样生出来?

妈妈:有医生的,不过double charge,生你出来花了很多钱。

儿子:很贵的咩?

妈妈:当然贵啦!你以为生孩子那么容易吗?

(没有double charge,倒是去了专科医院,又请了专业的陪月婆,确实花了不少血汗钱。当时虽然手头紧,但还是咬紧牙关,轰轰烈烈做到最好。)

爸爸:当时如果有摄录的手机就好,可以记录下来。

(错失了那一刻,爸爸心有戚戚焉。)

爸爸:本来都不想生你了!

儿子:不生我,就没有我了咯!

(语气紧张,好像没有了他,我们的世界很灰。)

爸爸:不够钱咯!后来想到你妈妈也老了,再不生就生不出了。

儿子:好彩!

(拍拍胸膛,松了一口气,仿佛来到这个世界是多么庆幸的事。)

回想当时,从谈情说爱,到结婚生子,自然而然顺着一般世俗的人生方程式,盲目的往前走,其实不知道生孩子的意义何在?追求些什么?也许像很多人一样,无非就是追求一个叫“家”的感觉,完整的,理所当然的。

看着浸在羊水里长达十月,乌黑皱皮的婴孩从母体出来的那一刻,我竟然没有升级为人父,感性的动情,相反的,非常理智,婴孩响亮的哭声,仿佛在提醒我,这将是一生的责任,不是开玩笑的。。。。。。

2012年4月3日星期二

大便的问题

一早刚从“大号”出来,就听到阿嫂洪亮的吱吱声。

阿嫂几乎每天早上都来报到,找母亲八卦,聊得最多的是她家里那本难念的经,话题经常围绕在她和媳妇之间难缠的事。

看到她我总是避而远之,这次防不胜防,被她逮个正着。她有问题想不通,要征求我的高见,问题居然和我上“大号”有关。

她不客气的问:你大便的时候,要不要“固气”的?

所谓“固气”的意思,大概是指要不要用力吸气,把大便挤出来。

想必这不是常人可以想象出来的问题,难度很高,差点把我问倒。我随意的说,感觉要大便,就马上冲到厕所解决,通常一鼓作气,偶尔肠胃不适,不免要“固一固”。

阿嫂一脸疑惑,不明白我大便为何如此轻松,她一直强调,怎样也要“固一固”。

原来问题在于她中风瘫痪的儿子身上,照顾她儿子的媳妇,没有劝他儿子“固气”大便,一味叫她儿子自行解决,为人家婆的她,对媳妇那么“随便”很不满。

我的天啊!连大便这回事也可以拿来大作文章,还有什么问题不是问题的?难以想象她媳妇过的是什么日子。。。。。。

2012年4月1日星期日

遇到了强劲的对手

“女儿不肯练习听写,你去搞定她。”妻瞅了女儿一眼,像打了败仗,垂头丧气对我说。

只见女儿嘟起嘴,怒气冲冲。面对这条小辣椒,妻一定费尽了唇舌,谆谆诱导,但小辣椒不想做的事,很难让她屈服。女儿很自信,她说她会写了,不必练习。我看了老师给的听写:“餐具”、“滚热”、“有趣”。。。。。。有点难度,才二年级的她,怎能不练习就会写?

面对这种棘手的状况,多说徒然。我拿起藤条当令箭,开始发功数:1,2,3。。。。。。其他小爷儿们通常只数到3,这条小辣椒我要偷偷放慢速度数,通常数到极限10,她才乖乖就范,然后狠狠的瞪我一眼说:“最讨厌你这个样子了!”

女儿不甘心拿出纸和笔,面对我的测试。我准备看她写错字,那么她就没有借口不练习了。可是,出乎意料,她竟然完全写对了!怎么可能?Why~~~~?我本来要给她一点颜色看的,却无话可说。

这时女儿很神气的样子,就像一个西部牛仔快枪手,在决斗中一枪把我击倒,然后吹一吹枪口,再收起枪支,扬长而去。

我输了,不得不卸下父亲的威严,态度360度转变,死不要脸的轻吻了她脸颊一下,然后逗她欢心:好厉害哟!



遇到了生命中最强的对手。。。。。。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