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nang Ads

2012年5月30日星期三

一切都是淡淡的


看完《桃姐》后,淡淡的感觉。

我其实是一个很容易动情的人,本来期望影片带来一点情感上的戏弄,即使明知道是做戏罢了,也心甘情愿被戏弄,然而没有,没有触动眼泪,也没有波动情绪,一切都是淡淡的,淡得根本不像做戏,所以无从戏弄。

桃姐中风后,从此不能再伺候少主人Roger,了解到自己的窘境,执意要搬到养老院,Roger竟然二话不说,轻描淡写点头答应。你也许期望Roger至少也应该慰问几句,但没有,就是无声胜有声,如此淡淡的。。。。。。

戏末桃姐病重,大概只能维持两个星期的生命,你也许期望Roger会守候在她身旁,走完最后一程,但没有,Roger还要赶班机回到工作岗位,临走前嘱咐医生,如果他赶不及回来,就把桃姐的遗体放在太平间,等他回来才处理。Roger最终也没能见桃姐最后一面,没有悲愤懊悔,就是如此淡淡的。。。。。。

一切都是淡淡的,不必刻意去假装,也不必煽动的戏弄,反而能从淡淡的情怀中,体会到人与人之间最真挚的情感。

2012年5月22日星期二

问题

每个人都有无聊的时候
无聊时我会上网看戏
最近我看了王家卫的影片
基本上我的生活没有艺术味蕾
不知道为什么心血来潮
也许纯粹为了打发时间

起初我看了《东邪西毒--终极版》
就在十五分钟后奇迹出现
我竟然没有打瞌睡
看完后我没得到什么
唯一能记住的就是--张国荣

不久我又看了《重庆森林》
这次比较刻意
同样的我没有打瞌睡
也没有得到什么
唯一能记住的就是那首歌--California Dreaming

后来我才明白
有些事不能太强求
你得不到的东西
原来只要感受得到就可以了

最近我遇到了问题
这问题我看得太透彻
有些问题可以直截了当
有些问题可以圆滑处理
唯独这个问题我束手无策

每个东西都有一个限期
秋刀鱼会过期,肉罐头会过期,连保鲜纸也会过期

我不知道我遇到的问题会不会过期
也许会过期
即便过期也不代表问题不存在
只是成功逃避淡化问题罢了

人家说一个人最大的烦恼是自寻烦恼
也许你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不要想太多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一个很小心的人,每次我穿雨衣的时候,我都会戴太阳眼镜,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下雨,什么时候出太阳。)

2012年5月20日星期日

半年

来到了上半年尾声,有考试,也有功课,考试是为了半年的学习评估,功课纯粹为了做完固定的半学期,匆匆忙忙,像在最后一刻冲刺,赶上末班车,尽量完成预定的学习配套。


孩子的一切不切实际娱乐活动已经喊停,直到另行通知为止。考试刚开始,儿子不禁悲从中来,感叹时间很漫长,不知何时才能解放?他说考试完后,要够够力的玩一个痛快。。。。。。

关键时刻,妻没来由的紧张起来,相反的,本来应该做好本分的孩子,却淡定自如,没有严厉的把关,他们从来不会自动自发。看到可怜的妻,不自觉迷失在唠叨的使唤当中,迷失了正确的教育方向。。。。。。

这时我也被逼“下海”当陪读,妻把最难搞的国文和英文交给我,要我好好“伺候”,我看了欲哭无泪,那些科目怎么那么变态?基本上和孩子的领略能力不成正比,他们只想得到直接的答案,没有兴致去明白。

搞到我灰头土脸!当儿子问我国文“kejam”怎样造句?我很不爽了,赌气的教他这样写:

Kerajaan yang kejam, suara rakyat diketepikan.

儿子问:我们的政府很残忍咩?

我又赌气了,反问:你觉得呢?

儿子:我知道了,警察打人很残忍是吗?

孺子可教也。。。。。。

2012年5月17日星期四

鸡蛋里挑骨头

在浴室外的排水小沟渠旁发现一条小蛇,我不管3721把蛇打死。过后想起来后怕,记得人家说,有小蛇出没,一定会有母蛇,母蛇会来找我报复。心里疙瘩,高度戒备,在四周撒满硫磺粉。

家里因蛇引发了一阵骚动,母蛇没有出现,母亲却找到了机会制造话题,她说小侄常常在小沟渠里小解。。。。。。欲言又止,话中有话,但不是什么深奥的隐喻,我了解话中的含义,小侄的尿尿引来了蛇!看起来好像针对小侄,听起来好像针对小侄,但不是针对小侄。这就是母亲的高招之处,让你自己对号入座。

如果处心积虑,非要在鸡蛋里挑骨头,无中可以生有,小便尿到之处也可以成为问题,也未免太可悲了!

家事如此,国事也如是,只要在鸡蛋里挑骨头,是非可以颠倒,黑白可以不分,和平集会可以诠释为推翻政府,人民可以诬蔑为暴民,纪律部队可以沦落到卖屁股。。。。。。

心情郁闷,莫名的淡然,我要在被骨头啃死之前,好好吃上一粒茶叶蛋!

2012年5月14日星期一

忍者和舞者

“拼命”,怎样造句?

常常告诉儿子,造句要有创意,与众不同才会得到老师的赞赏。

这次儿子很兴奋,他说他的造句--“拼命”,创意十足,骄傲的要我过目一下。造句如下:

小明为了成为一个优秀的忍者,每天拼命练习,结果不小心扭伤了脚。

我故作无知:“忍者是什么来的?”

儿子自鸣得意:“你不知道咩?我看的漫画里有,日本的忍者,包住头的,会轻功,他最厉害的武器是飞镖。。。。。。”

确实有点创意,创意在于大胆采用“忍者”一词,结果逃不过老师的审查标准,老师要他把“忍者”订正为“舞者”。

忍者和舞者有何分别?分别在于一个是练武的,一个是练舞的,各有各精彩。最大的问题在于,一个是暴力的象征,一个是艺术的象征,一个负面,一个正面,世俗的观念难以容下刻板的负面印象。

我倒觉得练习成为忍者,比成为舞者更容易扭伤脚。


(舞者是跳跃在光明中的忍者?)

达明一派的黄耀明活了一大把年纪,才勇敢承认他是个gay。奥巴马做了一届的总统,才勇敢承认同性恋合法。也许儿子衰在太激进。。。。。。

2012年5月12日星期六

没有妈咪,母亲节贺卡送给谁?

来到教会门口,孩子们从主日班蹦蹦跳跳出来,手上各自握着自制的母亲节贺卡,坐上了车,互相炫耀贺卡,看谁做得比较漂亮。

我先载大侄回到岳母家,大侄向我们挥手道别,一边若有所思看着手上的贺卡,不知为什么,感觉他的神情看起来落寞,仿佛在思索,母亲节贺卡应该送给谁?应该送给照顾他的嫲嫲?还是送给他一厢情愿称呼“妈咪”的姑姑?或者要送给他记忆中有点印象,却找不回的妈妈?

女儿竟然也看到疑问:“咦?他没有妈咪,他要送卡给谁?”

我说:“你的妈咪,也是他的妈咪耶!”

外甥女接着说:“舅舅,他知道他妈咪不要他吗?”

我一怔,我们从来逃避去理解,他内心世界这道解不开的结。我说:“我不知道,不过我们要他。妈咪爱他,我也爱他,做姐姐的也可以爱他,哥哥也可以爱他。”

女儿:“他乖乖听话,不要吵我,我就爱他!”

儿子:“我可以照顾他,上街我会拉着他的手。”

外甥女:“那我也是他的表姐了!”

“对,表姐也可以爱他!”


看新闻,三位母亲上电视寻找离家出走的女儿,母亲们天天以泪洗脸,盼望女儿回家。

在某个角落,却有被遗弃的孩子,渴望着母爱。。。。。。

2012年5月10日星期四

富养穷养

女儿:“爸爸,我生日你要送什么礼物给我?”

爸爸:“告诉爸爸,你要什么礼物?”

女儿:“我怕我说了会吓到你?”

爸爸:“爸爸那么容易被吓的咩?大胆的说,你要什么都可以。”

女儿:“什么都可以?很贵的喔!”

爸爸:“唔。。。。。。贵的也可以。”

女儿:“你不要后悔,我说了。。。。。。我要手机!”

爸爸吓得差点昏厥,然后镇定耍赖:“用手机每个月要缴费,要不断花钱。”

女儿:“都说你会吓到的,你又不信。”

爸爸:“。。。。。。”

看《鲁豫有约》访问中国著名舞蹈家金星,她说女儿要“富养”,意思是宠着养,尽力满足奢侈的要求,长大后才不会受到金钱诱惑,被男人骗走。儿子要“穷养”,凑合着养,不必太迁就,长大后才有担当的肩膀。

富养穷养,有意思!看来养女儿的成本比养儿子还大,这种“投资策略”行得通吗?

2012年5月6日星期日

我们谈了很久

我们没来由的谈了很久,从过去到现在,从现在到未来。

谈过去,过去放任的岁月,无忧无虑,那时过得很洒脱,满满美好的回忆,无限感触。

谈现在,现在庸碌的日子,平平无奇,一路走来为了生活奔波,学会了妥协和迁就,内心的激情还在,却无从放肆,慨然长叹。

谈未来,未来的生活规划,想象中是多么美好,原来我们还有梦,满怀憧憬。

不小心打开话闸子,一发不可收拾,好不容易沉默片刻,我想就止打住,回归现实生活,继续干活儿。她却意犹未尽,难得和我长谈,不想放过机会,但又不知如何继续开始。

也许纯粹找话题,也许是感触良多,也许是女人天性作祟,她突然问:“你爱我吗?”

刹那间我一愣,但在10秒以后,这女人将会彻底爱上我,因为我决定讲一次真话,虽然本人生平讲很多真话,但我认为这句最完美:“你有权这样问,我也应该凭良心回答,我不会说我爱你,但如果硬要我在这份爱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结果我看到满地鸡皮疙瘩。。。。。。


2012年5月2日星期三

那边这边


那边看到黑暗,这边看到光明。

那边看到霸道,这边看到力量。

那边看到绝望,这边看到希望。

这边那边

情况悬殊

黑白分明

一目了然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