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nang Ads

2021年4月30日星期五

不割席

奥斯卡效应,充其量只是喜欢观影的人,岂能不对这部话题性的记录片感兴趣?追寻到幽管,想不到防不胜防,轻易找到了。

那是在疫情不久前轰动的记录,讽刺的是,一场疫情把所有躁动掩盖,一切控诉和悲愤嘎然而止,最终恢复了秩序,反而让更严厉的管制有机可乘。

对了,片名叫《不割席》(Do Not Split)。何谓“不割席”?原来是一句口号,那是和理非(和平抗议)与勇武派(激进示威)之间的不割席,行动上有别,目标是一致的。

https://youtu.be/BpS-Y7ndNeQ






2021年4月20日星期二

老了,就是真的老了

特地去问谷神,有关Anthony Hopkins的岁数,已经83高龄,比想像中更老,没有患上老年痴呆症,却把老来痴呆“精神世界”里的喜怒哀乐演活了。殿堂级的演绎,驾轻就熟这样,但不管是故事的铺陈,还是角色的塑造,不知为何,无不叫人替他感到沉重。重点是老来坦然去挑战,一个满怀惆怅迟暮的角色,不是宝刀未老的慰藉,像那种老蓝保还能绝地反击的桥段,反而更贴近残酷的事实。老了,就是真的老了。

估计接下来奥斯卡影帝,非他莫属。如果表演是一种艺术的奉献,他值得享有如雷贯耳的掌声。



2021年4月15日星期四

在开放中的拘谨
挤出一间房
还我封闭的自由

老子骄傲地说
四种独立的个体
仅此这一家宣誓了


 

假正经

话说这是一起“特务级别”的刺杀行动,目标是肥仔恩他的哥--阿男。方法看起来很简单,以手掌涂抹极毒物质,趁目标不留意,捂住他的鼻和嘴处,然后逃之夭夭,稍过几分钟,那人就归西了。像拿臭臭的东西给人嗅那种恶作剧,而确实是假借“真人秀”之名,以录制整人的节目,有机会上镜为由,诱骗两个追明星梦的花样女子,信以为真,间接执行了任务。

看似精密策划的刺杀行动得逞,但感觉是大大咧咧的,手法低级,毫不掩饰,不怕你不知的特务行动,事发在倒霉的马来西亚(那时还是邦交国),一点都不给面子。考量到对的时间对的地点,时机难逢,必死无疑。若不是阿男从中国入境马来西亚,脱离了安全区,他就不会死,殊不知他的弟弟对中国始终有所顾忌,不敢在大佬的地区乱来。

马来西亚的闭路电视系统也不是盖的,影像记录近乎还原一切的来龙去脉,两个女子说白了只是代罪羔羊,接下来涉嫌杀人审判的司法程序,充其量只是假正经必然上演的法庭大戏,谁看不出两个女子的无辜,最后法律不外乎人情,无罪释放。一个独裁的弟弟坚决独要回哥哥的遗体,何尝也不是假正经必然完成的戏码,谁看不出专制的操控下,老百姓看完戏,除了感动,不能写影评。

明知道是大摇大摆的罪大恶极,愿意握手,假正经一场又一场的戏很多很多,“特离谱”又“戏禁评”,然而,除了心照不宣,又能怎样?



2021年3月28日星期日

释放

轻松看完了来自狱中沉重的诗集--《释放》,幸亏没有华丽难懂的词汇,即使在受困的幻觉,所衍生天马行空的想像,也不是读了好几遍都不懂的隐喻,没有刻意把牢狱坐成不明不白的异度空间,用词反而过分直白,轻盈的笔触似乎可以承受得起生命中之重,尽管监狱岁月如此漫长难熬,无法想像,又能如此想像......

“监狱是一座森林
我不能迷路
我要走出森林
带着森林的猎物
那是勇敢和威信……”

对了,作者曾荣盛曾在内安法下被扣留,牢狱长达11年,出狱后,把狱中手稿集结成书,作者写的是马来文诗,这是中文译本。

这也是在不久前的低迷,五十块五本(或六本,忘了)书优惠,难得的意外收获,不好意思捡了便宜的精神食粮。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