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nang Ads

2017年3月23日星期四

枪林弹雨中紧抱着信仰

战场无情,犹如人间炼狱,却在枪林弹雨中紧抱着信仰,坚持不携带枪支杀敌,仿佛枪是邪恶的化身,一旦触碰,玷污了圣洁的心灵。

士兵上战场不带枪械,是哪门子的道理?何不干脆退役?别让其他战友为了你的高尚而难堪。但每一个人都有为国家效劳的权利,国难当前,岂能躲在家里苟且偷生,就是硬要上战场。那好吧!一切建立在个人的自由选择上,坚持不杀也好,杀个痛快也罢,在残酷的战场上见证,没有谁让谁为难。

于是退而求其次作为军医服役,手无寸铁,只背着药箱,人家厮杀,我只救人,然而烽火连天,打得惨烈,一开始死伤难辨,根本无从救人。后来找到了“门路”,就在其他战友撤退,自己重返哀鸿遍野的战场,奋力搜救奄奄一息的士兵。

过程中惊险连连,敌人的子弹擦身而过,命悬一线,然后仿佛是信仰带来的力量,一次又一次逃过死神的魔爪,拯救了无数垂死的生命。

在枪林弹雨中紧抱着信仰,看了一把冷汗,一丝感动,重要的是,所幸撑了下去,活了过来,不然故事要改写......

(照片来源)

故事来自真人真事改编的电影——《钢锯岭》(Hacksaw Ridge),一个不折不扣,想告诉我们有信仰,就有奇迹的故事。

其实恰恰说明了,每一个崇高的信念,无非是非常个人的考验和坚定,问题不在于别人的认同、包容与迁就,与其叫人为你而难为,不如自己把持,自己调试,自己过关,哪怕在枪林弹雨中紧抱着信仰,这才叫人心服口服,表以敬重。

2017年3月21日星期二

认识的人不多

认不认识一个人,在于他的人缘有多好,面子有多广。

“你不认识我吗?我以前是在那条XX街卖木材的。”他单刀直入。

我“哦”了一声,死脑筋急转弯,却不知转到哪里去。

“你的妈看到我一定认识我。”

还关我妈的事,很熟那样的,我又“哦”了一声。

“你弟弟也认识我.......”

看来我有眼不识泰山,于是我还是“哦”了一声,但来一个转音,听起来像“噢”!

不善于交际,很少出去混,认识的人不多。有些知其人,不知其名;有些知其名,不知其人;有些其人其名,一律不知。

最怕人家问我这个谁,哪个谁,相信是有一点头,有一点脸,简称“有头有脸”,但一般毫无头绪,总是“哦噢”以对,听起来“略知”蒙混过去,不知为知之,是知也!

可以肯定的是,我知道他妈妈是女人。




2017年3月19日星期日

可以生而不生

“我们可以有自己的孩子,但我们选择不生。”

孩子的养母笃定地说。

“世界上已经有足够多的人,生一个孩子并不一定保证任何事情会变得更好,然而领养一个像你们在苦难中的孩子,给你们一个机会,是件了不起的事。”

可以生孩子而不生,宁可领养,非一般结婚生子的世俗观念,打破传宗接代的迷思,也没有血缘的纠结。

领养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但却非要跨越国界,以远大的国际观,特地选择非同文同种的,千里迢迢从印度“获取”可怜的孤儿,远送到澳大利亚来领养,而且不只一个,养了两个,其中一个还有精神问题,穷其一生照顾,无怨无悔。

孩子对养母说:“我们并不是一张白纸,不像你自己的孩子,你不只领养了我,还领养了我们的过去。”

这已经不是单纯的领养了,一开始就不容易,像是一种使命,走在时代尖端另一种光辉的母性(人性),即使非亲非故,也能写下某种特殊的联系之间,一笔美丽的人生。顺便给未来开放的主人翁参考,也许这种现象会慢慢普及化。

(照片来源)

故事来自真人真事改编的电影——《雄狮》(Lion),其实又是看好戏罢了。

实际不变的观念却是:有些人想生却不得而生,千方百计借精借卵,定时量体温交配,为了生孩子而生孩子。有些人冻精冻卵,等待时机成熟,找到一个精华来配对。有些人有钱就任性,钱能解决的问题不是问题,不惜违背良知,借肚生子。有些人根本不想生,但安全措施又做不好,莫名其妙生了,也不知为了什么......


2017年3月16日星期四

耳朵一块肉掉下来

学校来电,老幺的蹦跳出了状况,跌倒掉入沟渠里,被告知“耳朵流血”,留下悬念,心神不安。妻从学校把一身狼藉的老幺带回来,才察觉右耳上角刮伤流血,有一点瘀肿,问题不大,松一口气。看了医生,清洗伤口敷药,告一段落。

殊不知耳朵流血事件在学校引发血肉模糊的恐慌。同学们议论纷纷,咬牙切齿转述一个恐怖血腥的故事,他们都说老幺耳朵一块血肉掉了下来,比R级恐怖电影更骇人的是,正好有一只猫经过,把那块血肉给吃掉了,令人毛骨悚然!

接下来,口耳相传,小镇轰动,人人遇见无不关心慰问,顺便试探,老幺因此一夜成名,学校的历史将会记载他耳朵掉下来的那一块血肉。

后来连我也怀疑了,再三打量一番,确保无损一丝一块小鲜肉。如果猫的传说是真的,有可能老幺也是金刚狼的化身,拥有不坏之身的再生超能力。


2017年3月15日星期三

琼瑶的声明


79岁作家琼瑶对于“生离死别”的声明。看起来豁达,实际上有所阻碍,医生肯定有医生的治疗与作业程序,身边亲人也要面对世俗眼光尽人义的两难全,但这也不失为事先预定个人面对病痛时的选择权利,我的生死,我的自由。

另外,她叮咛她的“身后事”,无须任何宗教的方式悼念,火化后采花葬方式,不发讣文、不公祭、不开追悼会,更不设灵堂,不要出殡,盼一切从简。

说到底一个人活到了七八十岁,理应一无所求,了无牵挂,也无从后悔,还有什么看不破的?如她所言,认为自己已年近80,没有因战乱、意外、病痛原因离开,一切都是上苍恩宠,从此以后,笑看死亡,对于牢不可破的生死观,现在也该到了改变的时候。

现在的我,主要对家里未成年的小孩有所牵挂,为了生活而干活还有追求,如果能有70的恩宠,我再回来参考这项声明。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