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nang Ads

2021年1月9日星期六

至少还有路

曾经也想过,驾着老外式的那种RV居旅车,展开一段休闲自由的出游,多数一般典型旅人的梦想,暂且有家不呆,宁可以车为家,或扎营,在荒郊野外借宿,与大自然融为一体。这种兴致有限的出游通常不会持久,久久计划一次,或一次性一星期、更久一两个月,给自己在庸碌中放任的机会,然后面子书分享点点滴滴,仿佛就不枉此生了。然而离不开的始终是实体的家,长远的依归,抛不掉踏踏实实过日子的安全感。

看《Nomadland》就不是这么回事了,闲情逸致的旅游以外,迫不得已上路的牧游人生,驾驶着看起来有些风格,其实简陋的RV,有些只是空间有限的货车,穿梭于城市中为了糊口挣扎求存,游走在城市边缘寻找解脱的自我,居无定所,也许有家归不得,又或者打了近一辈子的工作,公司突然结业,失去了应有的住宿,更悲催的是,举目无亲,找不到了一个完整“家”的感觉,孤零零一个人,不得不以车为归宿上路。所有上路的人慢慢变成一个群体,路上的生活不知不觉变成一种方式,但至少还有路……

特别喜欢最后的字幕随着路而呈现,写着:
Dedicated to the one's who had to depart, see you down the road.

( 献给不得不上路的人,我们路上见。)



2021年1月4日星期一

黄金档

像拍烂的黄金档连续剧
床戏找不到重复的理由
软绵绵的道具持续生硬
噱头丢回曾经的海枯石烂
如今,懒洋洋一潭死水
快破三百集,该如何收尾?





有些人

有别于一般政治佬自传厚重的风光事迹,仅是一本单薄的书,饱满记录十一个“有些人”在马来西亚的抗争故事。“有些人”名不见经传,或许从媒体报道听过,但昙花一现,轰轰烈烈一阵子后,很快没有后续,然后慢慢被淡忘。

抗争议题各异,人权、身份、土地归属、性别平等、原住民权利,说起来那么理所当然,在进步和文明的社会没什么大不了,倒是要去争取有点讽刺,本来该拥有的权益,却往往来得不易,没完没了的抗争,吃力不讨好,未必得到应有的答案。说也奇怪,这些事,你不会看到有头有脸有尾的人去做,他们大概做的是慈善,至少不会得罪有关当局,所以,反而是最基层的“有些人”默默行动了。

对了,本书的作者刘嘉美是香港人,2014年移居马来西亚。




2020年12月27日星期日

不懂不代表不存在

突然想到的一种方式,一边工作,一边看蔡明亮的电影,才不至于看不下去。电影一贯出奇的静,没有对白,和手上窸窸窣窣的活儿,匆匆忙忙,没有太大的闲情形成强烈的对比。长镜头好几分钟,去一趟茅厕回来,也许还是同一个画面,有那么一点对转到下一个画面的渴望,明知道没有惊喜,不过又是另一个长镜头。

《日子》就是真的如此这般平平淡淡,淡得不像做戏,其实不过是生活,非比寻常的是两个男人的忘年之交,可是眷恋的不像《断背山》里有味的衣衫,怎么是再平常不过又老土的音乐盒,真的很平常,平常的日子照常过。

每次都入围金马奖最佳影片应该不是没有道理的,尽管不懂。世界上很多事情,不懂不代表不存在。



反高潮

悬疑故事,其实没有悬念,悬在于被牵着鼻子走,一开始就忽略眼前无从磨灭的事实,选择相信最后一定会出乎意料,自以为的真相大白推向最高潮,想不到的是反高潮,没有高潮的高潮,像一场不是你情我愿的性爱,点到为止的性高潮(过程不会太久,剧情不会太长,只有六集,不多也不少)。

两大牌男女演员,宝刀未老,看得出岁月留下的痕迹,不得不更上一层楼,给自己另一种层次演绎的机会。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