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nang Ads

2019年10月8日星期二

借了小丑的化身来掩饰

看了《小丑》(JOKER),人人都想借用小丑化身来掩饰,去窥探人性的邪恶和虚伪。小丑狠狠拉开僵硬的嘴角,展示最大的笑口,想在冷漠无情的城镇里卖笑,不免自讨苦吃。他的独门舞步轻浮,脚步轻佻,可惜没有表演的机会,有时只是拔腿就跑,逃避追打,吃力不讨好。

小丑患有癫痫性发笑症,与人打交道时,总是失控痴痴大笑,笑声令人反感,极具挑逗,即便有修养的人听了仿佛于心有愧,EQ马上零蛋,忍不住向他挥拳。偏偏他这种狰狞的失笑,在他第一次脱口秀上演,却意外制造“笑果”,众人都不自觉把快乐建立在他顽疾的痛苦上,他试图一本正经的表演准则,最后是不成喜剧的悲剧。

大坏蛋小丑其实不善于使用手枪,当他变成丧心病狂的大魔头后,枪械却是他最有利的武器。他都是出其不意开枪,往往一枪就击毙,不是那种子弹乱飞,打都打不死的暴力美学,比较偏向于写实,带有悲戚的文艺色彩。他开枪击毙三个衣冠楚楚,看似正当的大好青年,高尚的舆论一味谴责在小丑装扮下逃脱的暴行,殊不知枪下的亡魂也是恶棍,虽然罪不至死,但极度令人讨厌。后来间接衍生出了两种伪装的冲突,一种是强硬秩序下的制服,另一种是压抑下抵抗的面具,舆论的讨伐正负交错,一直没有输赢的答案。

最后丧心病狂的小丑,无疑是负面的,有时从负面角度,反而看得更清楚社会黑暗的一面。结尾一段小丑精湛的个人秀,就像在主宰人性屠宰场,毫无保留,大大咧咧解剖人性的丑陋,残暴和负面的情绪却又来得精彩绝伦,叫人意味深长。散场后,心情久久无法平复,借了小丑的化身来掩饰,一时不知如何卸下......

(图:海报)

2019年9月21日星期六

情不难为,燃尽树林的卑微
释放催泪的烟幕,迷蒙了未来
宣告一座城市,进入空前的悲悯
楼里的人,正经算计无极的天空
街上的魂,茫然寻找自由的答案
戴着口罩呼吸正气,难以为情


2019年8月14日星期三

存在

诡谲一样的风,可有可无
不识时务的芭蕉起舞
唬弄了几下,皱成一团
廉价的资本活灵活现
持续绑架所有难堪的面子
由始至终,有的没的
却从来不曾被抹杀的存在
直到扭曲的心灵一再作祟
又不知该如何存在的存在


2019年7月31日星期三

坐上开往蛤蟆谷,再绕一大圈去少林寺的巴士

大伙儿达成“七七八八”共识,坐上开往蛤蟆谷的巴士。封闭了六年,适度释放自己,不失为一次颇具意义而有纪念价值的出游。

一开始选择蛤蟆谷,有些零星的异议。蛤蟆谷虽然有名,但已经是过气的景点,欠缺吸引力,该死的是,各人所需的花费三级跳,有点奢侈,却和想像中五星级的享受不成正比,唯一可有可无的入门票收费,也只不过现场观看据说已失传的蛤蟆功表演。

然而,白纸就算写上意见的黑字,亦是没有选择的选择,上面的阿头使一个眼色,一切就顺理成章。不管喜不喜欢,甘不甘心,大伙儿都不想错过准备写进回忆的出游,哪里都一样,只要长唉一声叹息,怄气往肠胃拍戏,什么事也没有了。

好了,“七七八八”共识达成,突然想再绕一个大圈,开往少林寺,说什么难得获得高僧点头的机会,大伙儿不但有望观看少林十八铜人的武艺表演,还有机会上台参与练习铁砂掌。这对大家来说,仿佛前世修来的福气,难得的体验,岂能错过?

好戏在后头,大前提是,每个人需要在付一笔“有看头才有好康头”的钱,还刻意强调“不强制性”。恰恰“不强制性”的规定,其实就理所当然了。当几乎所有人都俯首称臣,一两个少数脖子硬的不可能例外,没理由为了一两个老鼠屎,破坏大多数的雅兴。

于是,大伙儿坐上开往蛤蟆谷,再绕一大圈去少林寺的巴士,一个也没有少,根本不可能少。


2019年6月22日星期六

谜题

他和他禁忌的爱模糊不清
没让他感觉到灵魂的升华
看来只是猥琐的肉体在盘绕
他有点失落,他知道如果不说
根本没人会认出是他
他记得那间房是潮湿的
好像有生命,可是却有一点生病
问题出在没有晒太阳,他回想
如果打开窗帘,效果会好一点
可惜太迟,该死的性学专家判断
情欲是真的,紧绷得露骨的脸孔
连他老豆都认不得,才扑朔迷离
于是他决定勇敢一次
特地来到世界的尽头
借着瀑布展现赤裸裸的自己
爱恨交加,却又无比骄傲
他以为他和他是一样的人
因为寂寞时每个人都一样
想不到他硬起来,翻脸不认人
由始至终,他认为站在那里的
应该是他们两个人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