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nang Ads

2018年12月11日星期二

月亮那边不会有高潮

登上月球表面的那一刻,没有高潮。阿姆斯特朗迈出他的一小步,成全人类的一大步后,心里五味杂陈,分不清这是第一的荣誉,还是纯粹完成任务,面对一望无际灰暗死寂的月球表面,不禁悲从中来。隐约瞥见插在月球表面上的美利坚国旗,但不代表什么,重点不是激情的英雄主义模式,而是个人埋藏的感情,他想起了年幼患病离世的女儿,在这荒凉之地,仿佛找到女儿在另一个世界的归属,女儿生前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并悄悄把女儿小手链的遗物留在月球上,这一趟月球之旅,也许只是让他走出来丧女之痛,得以释怀。

人类第一次登上月球,全城沸腾。电视上回顾已故美国总统肯尼迪发表鼓励登月计划的著名演说,其中留给世人一段津津乐道名言:“我们选择了登月,并不是因为它容易,正因为它困难。”

只有阿姆斯特朗最清楚,那是高风险的死亡不归路。经历无数失败和生命牺牲以后,使命的高尚情操早已被击垮,剩下长久筹备的任务,不甘心使然被迫完成而已。临行前他不敢面对妻儿,妻子强忍悲伤坦然以对,坚持要他临走前回答孩子所有疑问,甚至向孩子坦诚,他有可能一去就不会回来。

当中在登月之前,还有鲜为人知备份的失败演讲稿,其实写得更感性:“命运决定勇敢的探索者于月球上长眠,他们早知道自己没有回来的希望,但他们知道自己的牺牲将带给人类更大的希望......对每一个在夜晚抬头望月的人来说,一定知道在另一个世界的某个角落,有属于人类的永生。”

所幸登月成功,这备份的悲情演讲稿,看来是一种讽刺,从此以后,再也没有登月计划。

每次抬头望着夜空皎洁的月亮,或许还有浪漫的情怀,但想起这部《登月第一人》(First Man),我知道月亮那边不会有高潮。

(电影海报)

2018年11月21日星期三

最后一吻

直到最后一吻,才顿时产生戏味。这一吻天旋地转,所有铺陈中的极度压抑,还有不明所以的极端行为,一扫而空。一个大叔牧师和年轻寡妇的禁忌之吻,没有儿女私情的联想,有点别扭却那么微妙的关系,是一种在绝望中宣泄的出口,剩下的是相互作用,你是我唯一值得放尽心思关注的人,而我是你唯一值得信赖倾吐心声的对象。

刻画的牧师形象带有忧郁色彩,来自军事世家,鼓励儿子参战却不幸战死沙场,经历丧子之痛,又得不到妻子谅解而离异,不堪的破碎家庭。后来长期职守在拥有历史价值的古老教堂,日子过得千篇一律,只有靠写日记,每天记录生活大小细节,试图解剖自己存在的价值,然而不断迷失在腐朽的现实里,接着还要面对自己健康状况一天不如一天的煎熬,却拒绝医治,慢慢走向毁灭。

寡妇的着墨不多,最大的问题在于她患上忧郁症自杀身亡的丈夫。夫妻俩是绿色环保分子,但她怀孕后似乎更在意家庭生活,回归小女人本质,反观丈夫郁郁不得志,面对周遭环境持续受到破坏,愤慨不已,而且变得越来越激进,面对即将到来这世界的孩子,感到没有未来保障,情绪更加不稳定。她找到牧师为丈夫开解,始终无济于事,到头来自杀了断。

两个受伤的小人物凑合着,围绕在信仰和环保大方向打转,找不着北,没有答案,就像牧师在日记里偷偷消极的写到:

“我知道什么都不能改变,这世界根本不存在希望。”
(I know that nothing can change, and there is no hope.)

整个故事情节沉重异常,无形的压迫笼罩,看得有点郁闷,怦然心动在最后一吻,之前所有要求和希望都不重要了,只有眼前我们最在乎的人。

有时一部电影的结局足以决定成败,《第一归正会》(First Reformed)里的最后一吻,想不到是心目中精彩结局之一。

(电影海报)

2018年11月17日星期六

鱼跃龙门

老幺兴高采烈公告,明年他升级了,升上第一班(A班?精英班?优质班?Whatever......)。仿佛鱼跃龙门,意气风发,明年四年级看明白了好与差点阶级之分。本来以为从他那年的学生开始,已经废除分班制度,但原来只限一到三年级的戏码,姑且没有竞争快乐学习,保留短暂的纯真年代。

全班只有二十个重点栽培的名额,老幺以全级第二十名刚刚好惊险过关,这意味着,如果不好好努力,力争上游,名次不变,就等于全班最后一名。也可能在悬崖边缘,岌岌可危,不小心掉下来,送去了放牛,但这样一掉,又有机会拿全班第一名,又升又跌的两个极端,像坐过山车,心跳一百,紧张又刺激,和他过来人的姐姐一样,叫我们又爱又恨。

与此同时,他的妈妈发现,不同级别的班,分别有两种不同的数学作业,价格也不同,看起来心照不宣的感觉是,差的班级所做的作业,注定跟不上那些优质生,面对这种残酷的现实,我们偷偷感到欣慰,还好老幺在关键时刻刷了一招“鱼跃龙门”,不然远远被抛在脑后,迷迷糊糊,也不知为了什么。

想到邻居的女儿是一个名列前茅的学霸,和老幺同年级,青梅竹马,明年终于在同一班了,所谓近水楼台,经常来不及抄课业,又做功课找不着北的老幺,可以多多向她借抄功课和请教了,所以提醒老幺要好好跟人家联络感情。




2018年11月12日星期一

十一月里的雨

《反常》

天空反常那一天
雨一直下
踉跄和湿透的未知
直到风捎来佳音
已无所谓眼角的演绎
是无情的雨
还是喜悦的泪


《升华》

十一月里的雨
枪和玫瑰不是侠客
阳光偶尔是讽刺的梦
眼泪意外晒干了
绝望在骄傲里升华


2018年11月10日星期六

呼吸

一开始没搞清楚状况,却很快进入状态,好像发生了地震,但并不是骇人的天崩地裂,只见远处地底爆开,冒出浓浓烟雾。烟雾迅速扩散,瞬间淹没整个城市。无数来不及逃脱的人,死在不知何来的致命烟雾里,一片惨绝人寰。侥幸的人逃到最高层楼房避难,从高处鸟瞰,烟雾笼罩形成的云海,煞是好看,却叫人恐惧。与此同时,烟雾的水平不断上升,速度越来越快......

接下来是一家三口克服种种困难典型的灾难片戏码。夫妻俩成功逃到最高处一所楼房,里头住着一对耄耋知天命的老夫妇,面对当前灾难处之泰然,致命烟雾来袭当被盖,活到一大把年纪似乎也没什么不能舍弃,包括性命。夫妻俩受困在楼下家里的女儿,是一个天生患上罕见“败气病”疾病的孩子,这种孩子必需生活在特别空间的净化舱里,以便在过滤和无菌的空气里成长。在那个“时代”,越来越多孩子天生就有这样的缺陷......

一如片名《呼吸》(Dans la brume),被致命的烟雾所困,全片围绕在如何解决呼吸的问题设法逃离,然而,现实中要找到仅有氧气筒维持呼吸的方法有限,而且氧气容量很快耗尽。一家人的爱因此在有限的呼吸和珍贵的空气中发酵,主题明显是无私的亲情,无尽的呵护与照顾。如戏中的妈妈用尽最后一口呼吸极限,牺牲奋力急救危难中的女儿,临行前不忘鼓励刚坠入爱河的女儿要勇敢去爱。丈夫面对妻子的死,悲痛一声嘶吼,但很快就收拾心情,迫不及待又投入于危难之中,来不及儿女情长,正如他在和陌生人抢夺氧气筒时把对方杀了,也来不及为他私心进行审判,就随着赶时间似的影像轻轻带过,不必天花乱坠的狗血,但隐约感到无形的张力,看破灾难中的残酷。

想不到这法国式的灾难片,一气呵成,最终的结局也一样,还没看清楚状态,又很快进入另一种状况,好像划下完美的句点,又好像埋下俗套的伏笔......


(电影海报/剧照)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