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nang Ads

2017年9月21日星期四

死亡

“什么是死亡?是尽头?抑或是开始?这一切的疑惑,必然要向主寻求帮助。关于死亡,不过是一个苦乐参半的时刻,苦于悲痛之中,乐于赎罪之中,生离死别让死者及家属处于苦的悲痛中,而即将迎接的救赎会让我们感到欣慰......”

一个神父在葬礼上为死亡赋予的意义。死亡是不可避免的命运,也是最令人烦恼和恐惧的问题,无从解决,难逃一死,但人们可以从信仰得到慰藉和救赎。

女主人坐在一旁静静聆听,脸色木然,看不出悲痛,也不见得释怀。这是她丈夫的葬礼,她记得丈夫临终前安然的微笑,给她最大的鼓励和安慰,像每一个早晨出门前轻吻她道别,她相信那不是结束,而是美好的开始。她对自己执意拔管的决定,并不后悔,而且也是丈夫的意愿,不管周围看热闹的人怎么想,最重要丈夫得以从病魔摧残的身躯解脱,告别痛苦。

葬礼只不过死亡的仪式,她有点心不在焉,而她所准备的哀悼词,念起来像呆板地在背课文,丝毫没有感情。除了繁琐的葬礼仪式,她其实有更重要的“程序”急于完成。

好不容易到了晚上,剩下她一个人窝在温暖的家里。她深深吸了一口气,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边装了一片指甲大小蓝色剔透的记忆卡。

她把记忆卡安置在手机里,并按下手机里名为“Recall”的应用程序,接着登录,输入电邮和密码,启动了属于丈夫记忆体的选项。这时手机荧幕出现丈夫的照片,“嘟嘟”的铃声响了良久后,停顿一阵,然后传来丈夫的声音:“宝贝,我的葬礼怎样了?”

她眼眶泛泪,笑了一笑,仿佛丈夫的灵魂还在,他并没有离开。

她所期待的“程序”只完成一半,接下来她还可以选择把丈夫的记忆体装置在人工智能机器人身上,但费用高昂,她想等到储够了钱,买下模拟得有点像Johnny Depp的人工智能机器人。

高科技慢慢为死亡赋予另一种全新的意义......


2017年9月18日星期一

凌晨五点的风采

近凌晨五点,醒来惊觉客厅里的电视在大声呼吸。

想起午夜仍在熬夜的女儿,正赶着完成一幅游戏的海报,莫非还未就寝?她习惯了一边追看着连戏剧,一边慢条斯理挥笔,一心两用,她妈多次看不过眼,一直到怄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依然我行我素,没有人可以纠正她倔强的姿态。

距离海报呈交的时间越近,海报又修改多次,除了画海报,还有制作游戏的道具,我们都替她穷紧张,不断敦促,然而皇帝不急太监急,碰了一鼻子灰,她根本不屑我们替她操心,一贯轻松自在。

慌张爬起身,走到客厅一看,只见她半坐半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电视的噪音在寂静中又格外刺耳,不知怎样她能入睡,而且睡得特别随性自在。这一点像她妈,是那种不管被丢到哪里都可以安然入睡,有福气之人。我其实很羡慕这两个生命中的女人,不知她的妈有没有从照妖镜中看到自己的影子。

画桌上散乱的颜色笔还没有好好收拾,地上是笔和胶擦遗留下的残渣,她妈看了必抓狂,我看到典型颓废的艺术家风采若隐若现,只不过一个刚升上中一半生不熟的小妮子。

来临的佛教团体“护法行”活动,女儿负责“丢圈圈”的余兴节目,船到桥头自然直的完成,不知好不好玩?

2017年9月14日星期四

没有告别的《锵锵》

看了十多年的长青电视清谈节目《锵锵三人行》,突然停播,预先没有感性的告别,不知发生什么事,好像漏夜窜逃,销声匿迹,又好像《Pi奇幻漂流》里的老虎,在浩瀚的大海经过长久漂泊,当发现陆地后,就拖着疲累的身躯往山林里躲去,一去不回头,没来得及向观众说再见。

没有《锵锵》的日子里,若有所失,两天停播以来,还有所期待,后来证实是“因公司节目调整,暂时停播”,因此也不得不“揣着明白装糊涂”(主持人的口头禅),心照不宣了。

记得很久以前家里安装了“A”字头天碟不久,意外发现了这个节目。只是单纯一张桌子和三人围着的清谈节目,想不到就好看,好看在于主持人的风趣,还有嘉宾的自然谈吐,像三个老友相聚一起闲话家常,却把非一般的话题娓娓道来。

每逢周一至周五播出,只有约二十多分钟的谈话节目,恰如其分,不间断地看,有时错过了就上网从相关网站或优管紧接着看,有时活动中把耳机接上手机就把节目的内容听了。多年来看节目当上课,获益不浅,而如今停播,看来我也该依依不舍的下课了。


《锵锵三人行》最后一期,谈的是电影《敦刻尔克》,关于二战时期英法盟军被敌军困于敦刻尔克的海滩上大撤退的故事。现在想起来像预告,莫非节目组正进行一次大撤退计划......

2017年9月12日星期二

一条小路

那是一条突然向左分支的小路,看起来“无中生有”,就在过了桥的草丛边上,毫不起眼,很容易视而不见就错过了。严格来说,那只是小径,显得刻意铺上单薄的柏油,只供一辆车经过的宽度,但没有“单行路”的指示牌。

他每天上班顺着同样的路线,对着不停转换的红绿灯和拥挤车龙麻木不仁,有时在龟速中,一边驾驶,一边划手机打发光阴。有一次刚过了桥,便紧急刹车困在车龙中,他不经意往左边一瞧,发现了那条小路,只见小路笔直地延伸,仿佛看不到尽头。他有点好奇几时出现的小路,小路又通向哪里?怎么冒然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但很快他就不以为意,继续在匆忙中赶路。

每天上下班他开始注意到了小路,总是擦身而过,在他视线中若隐若现,可有可无,好像不重要的,却挥之不去。

一天,上班时间出发得早,他心血来潮决定走一趟小路。也许改变千篇一律的路线,会有意想不到的美好景色。

那是一条僻静的小路,感觉好像通往郊外,一路上的景色没有太大的惊喜,有点浪费车油的小失望,倒是行驶顺畅,甚至不见一辆路过的车子。过了十分钟来到三岔出口,他才发现来到了回家的路,家就在不远处,原来这只是回家的捷径。

本来是在上班的路,莫名其妙绕了一圈回到了家,他停在远处望着家门口傻笑,心里安慰自己说:至少发现一条捷径!正当他准备离去,惊觉发现他家外的篱笆大门打开,走出来一个人......

那个人不是贼,而是他自己本人。那个人一身休闲的装扮,正是他每个周末典型的模样,而周末也就在今天的明天......




2017年9月6日星期三

紫色的诱惑

从怡保回程途中,山路上颠簸,紫色的诱惑一直牵引着,傻傻分不清楚那是花还是草,看起来像花在炫耀,却有一个草的名字,叫“薰衣草”。身边女人一再提起,无限向往,反正路过,反正就在不远处,反正就当作旅途上额外的bonus......

首先在山脚下小小田园里,紫色的意外收获。近距离大特写往一小片栽种的薰衣草猎影,也有满满紫色虚荣的效果。

来一支薰衣草冰淇淋,把冰冻的紫色往肚里参透,都吃了进去,还想怎样?

女人和花划上等号,女人如花,女人爱看花,我爱看女人。

真正的薰衣草园在金马伦半山腰,没有想像中遍地的紫色,而且还要砍头的入门票,临阵退缩,远镜头放大猎影,锁在回忆里,也算到此一游。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