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nang Ads

2018年6月14日星期四

泡泡

想把泡泡化成云
装上雨的想法去流浪
太阳猛晒,风很大
微薄轻浮的脑浆
爆破在浮华的骄傲里
只剩下溅湿在手心
一瞬间快乐的泡影


2018年6月12日星期二

鸟的数学题

两个小屁孩玩猜猜猜,给我出了一个难题,问我:“人有三急,是哪三急?”

我只猜了大小便两急,原来放屁也算一急。两人成功把大人难倒,捧腹大笑,我的面子扫地。

我不甘示弱,拿出我最得意的超级数学题考考他们,这些数学题曾经把他们的哥哥姐姐考倒。

题目是:“树上有五只小鸟,猎人开枪打死一只,还剩下几只?”

他们伸出五根小小的手指算了算,异口同声抢着回答:“还有四只!”

“错!!!”我不客气大声下判,看两人抓破脑袋也想不出答案,我得意洋洋。

“答案是零,”我说“猎人开枪‘砰'了一声,小鸟全部都飞走了!”

两人吃了一击闷棍,并不服输,一味钻牛角尖找漏洞。

老三说:“掉在地上有一只被打死的鸟。”

老幺说:“猎人的下面也有一只,叫bird-bird!”

我笑得飙出豆大的眼泪,几乎趴倒在地上,看来我的超级无敌数学题可以丢进大海了......





2018年6月9日星期六

爱恨侏罗纪

人类对恐龙又爱又恨。

爱是因为尊重任何生命的权利,更何况是让人无限想象的庞大物种,本能好奇心作祟,想一窥究竟,以满足感官的刺激,找寻另类奢求的快感。

恨是因为不受约束的野性生命,难以驯服,尽管隔离开来,依然存在不可预知的人为风险,埋下隐忧的计时炸弹。

从人类偷偷摸索走进恐龙的野蛮,发展到最后恐龙肆无忌惮走进人类的文明,是否能划清界限,河水不犯井水,抑或势不两立,又是一场生死存亡的浩劫?

(电影看板)







2018年6月7日星期四

栖息

如影随形栖息
沉默是自在的形式
喜剧是深情的效果
调侃是亲昵的语言
儿歌是心动的配乐
庸碌是日常的内容

朝朝暮暮你和我
卸了妆依然山清水秀
没有净化的眼神交汇
看不出岁月在额头的戏谑
这样也好,在惯性中隐晦
彼此不知觉慢慢老去




2018年6月4日星期一

受伤的野狗

一只野狗受了伤,原因不明,只见脖子上裂开深陷的伤口,血肉模糊。它乏力走在热闹的街上,血水一边从伤口溢出,不断滴漏,好几只苍蝇围绕,整个身躯散发阵阵恶臭,路人无不掩鼻避而远之。

野狗似乎想找个栖身之地,然而所到之处,受到人们报以厌恶的眼光,不停吆喝驱赶。野狗像失去了本能灵性,连发出吠人的反抗声也没有,只能垂头丧气离开。

街道上车水马龙,上演日常庸碌的人和事,上班的白领,忙着做生意的商家,为孩子奔波的家庭主妇,闲话家常的乐龄人士,成群结队准备暴晒在阳光下的外劳.....一幕幕为了生活而生活的成本,却没有为了受伤的野狗做些什么的成本。首先,野狗身上的恶臭就叫人嗤之以鼻,更甭说浪费时间把野狗护送到兽医局,有可能连兽医局所在也得费一番心思,何况每天那么多神出鬼没的野狗,少一只不多,多一只不少。

最后野狗来到隐蔽的巷子,趴倒在墙角边奄奄一息。这时天空出现神秘的怪圈,怪圈不断扩大,出其不意射下一道光线,直射在野狗身上,野狗瞬间随着刺眼的光芒消失在黑圈里。

隔一天,野狗不见踪迹,人们也忘记了它,没有人知道野狗到底是被外星人带走,还是被神仙打救了?但这都无关紧要......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