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nang Ads

2016年9月29日星期四

没有扑鼻的烧焦味

一早,苏醒,气息有点不一样,好像没有了扑鼻的烧焦味。听不到人小鬼大的口角,通常是为了谁先上茅厕推让,大家都想赢半会儿赖床时间。看不到老大第一时间向手机膜拜,先做好了自己本分,出乎意料没有丢三落四。老幺竟然在餐桌上没有太多pattern,也没有口水多过茶,说多错多擦枪走火,只是乖乖用完早餐,终于没有得到最后一名。老二没有忘了刷牙,老三没有在最后关键闹肚痛,一切大跌眼镜,顺其自然中。

在持续慌乱的节奏中,难得没有跑调的噪音。对了,还有女人我最大,听不到她撕裂地唱着破晓的歌,一切孩子的吃喝拉撒洗漱衣着安排,没有状态百出,顺利过关。

不慌不忙,不急不躁,至少在拥挤的屋檐下,还有难得安稳的可能性。美好的画面昙花一现,我相信有时恼人的碰碰撞撞,只是调音的过渡期,最后是完美的音色。

孩子在谈笑风生把鞋穿好,我启动了车子,嘴角偷偷一笑,迎向阳光......








2016年9月27日星期二

老来戴帽子


压根儿害怕被扣上帽子
从头到脚的那种
问我信不信
感觉罪孽太深无地自容
问我爱不爱
叫人难以抗拒脱掉献身
问我纯不纯
惊觉浓烈血液蠢蠢流淌
问我从不从
唯恐糟蹋一生后悔莫及

最后叫我认定是什么颜色的人
就敢敢进来
否则就滚蛋
我仰望遥远天际
恨不得逃到火星

老来突然发姣
戴上帽子又太阳眼镜
一来怕晒
二来掩饰

阴晴不定
忽冷忽热        太诡谲
学会了遮遮掩掩

2016年9月25日星期日

两个小小兄弟


两个小小兄弟性格各异。弟弟牙尖嘴利,强词夺理,哥哥百口莫辩,气急败坏,一快一缓,相互争执起来,弟弟往往把哥哥比了下去,当弟弟已经直截了当,哥哥还在转弯抹角。

孰是孰非,理不出所以然,剩下没完没了吱吱喳喳的噪音,叫人头昏脑胀。一般片面的印象,弟弟是霸气的,强势的一方,哥哥是委屈的,弱势的一方。弟弟得到了彩头,哥哥得到了同情,弟弟处处受到防范,哥哥处处受到呵护。不以为然的弟弟被排挤,黯然神伤,不明就里的哥哥被宠爱,沾沾窃喜。结果只有肤浅的对比,间接造成小小兄弟之间,无形的挑拨离间。

两个小小兄弟,小小的心灵是奔放的,没有绝对好坏判断的束缚,也没有绝对当头棒喝,一早就被认定或否定,如果有,纯粹只是先入为主的刻板眼光。

一视同仁,在各自优缺点并存看待,拉长补短,是非对错,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两个小小兄弟的关系,非一朝一夕表面硬生生的定论,那是一辈子的能耐与考验。

2016年9月22日星期四

在随性的人间有画家

印象中的画家是神隐在画室曲高和寡,还有难以高攀的画廊,犹如殿堂,望而却步。


在随性的人间也有画家。也许是在车水马龙的街头,也许是在喧哗热闹的夜市,而有幸遇到的画家,默默守在小小的手工艺村庄里。




近距离欣赏画家自由的笔触,没有受限的方向,任何固体表面上,如帽子、杯子、包包、背包、衣物、手机套......行云流水,非一般的神速,一气呵成。

在在画家身边捕风捉影,品头论足,丝毫没有影响画家的雅兴,当下我画故我在,大概也是一种境界。



以微薄的艺术眼光,原来也有机会见证,看得有一点感动,家人的随身物,不知不觉留下画家的杰作......



2016年9月20日星期二

最重要成了特色

看来不外乎旅游中的热点、卖点、噱头,但胜在一点都不马虎,甚至做得淋漓尽致。

一个是别具一格的铜环套在颈项,另一个是表演卖艺的一群大小象。



具体什么原因非要让族女套上铜环把颈项扯长,不得而知。各种说词增添神秘色彩,为了讨好特殊癖好的男人,为了保护女人受到野兽咬,为了驱魔降邪装神弄鬼,然后渐渐变成一种无形的习俗束缚,再顺理成章自豪地表扬是为了传统的坚持。

其实都无关紧要了,最重要变成了旅游特色。



很少看马戏团表演,但看到一群很有灵性的大小象,有点惊讶,怎样被训练出来的?也不得而知。大小象和象夫的关系看起来密切,如同亲人,有时又像互利互惠的关系,你听我的,我给你吃的。

其实已无关紧要了,大象学会了一门技能养活自己。

笨重的大象,却身手灵活。跳舞、踢足球不在话下,还会用鼻子画画。

想不到讨好游客有此一招,为家里女人戴高帽,博取欢心,我的所有四肢,无疑输给了大象的鼻子。

可惜不是联合国考古大使,也非世界动物保育先锋,充其量只是来去匆匆的过客......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