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nang Ads

2019年11月28日星期四

呼唤

这期间特别在意天气
比平时多看了太阳几眼
对于雨的情绪,诸多怨言
偌大的伞,刻意买贵一点的
深怕遮不住你大大的头
时日算得很准,等待释放
想不到的是,星空背后的永恒
最后成了没有答案的命题
结束后的呼唤,怎么如此伤感?


2019年11月26日星期二

限制级电影
还有会说话的票
沉默的眼睛看得懂
古惑仔开片的暴力美学
有别于压抑的怒火街头
散场后的深秋
请不要找导演算账


2019年11月21日星期四

充饥

同一本屋檐下的情意结
读到吐血,消化和排泄各异
面目变得可憎,难以再熬过
另一个试图体面的春秋

规矩越守越老,老到狰狞
门槛在站不住脚的封建腐朽
万岁的寿宴,坐满恭维的嘴脸
谁都不敢说出红烧肉的异味
总有一天奇葩的佐料已养成
捂着鼻子作呕的勇气都没有

饱死的浮肿形态,越撑越腻
尊容在最紧迫的防备塌陷
等待充饥的意识不断更新
满腹的怒火,烤猪蹄注定吃亏
逃窜在炊烟迷蒙,划清了界线


2019年10月16日星期三

我是你儿子

“哈罗......” 接到一通陌生的来电,没报上大名。

“我呀!”  我?鬼知道你是谁?

“你是谁?” 我问。

“我呀!”

“谁?”

对方一味“我,我,我.....”,一阵窃笑声,我就不断问“谁,谁,谁......"。

“我是你儿子!” 那个自称我儿子的没好气地说。

有那么五秒我还在猜,我的哪一个儿子?那当然是家里的那个老大,难道还有别的私生子吗?人一老,心里特别容易作祟,自己吓自己。

老大的声音也变了,半生不熟的嗓音,我退化的脑袋组织难以分辨。他是从学校借了人家妈的手机打来的,很少接到这种从学校的来电,什么迟去早回的事,应该打给他妈才对,打给他爸.....我,干嘛?妖的......












2019年10月8日星期二

借了小丑的化身来掩饰

看了《小丑》(JOKER),人人都想借用小丑化身来掩饰,去窥探人性的邪恶和虚伪。小丑狠狠拉开僵硬的嘴角,展示最大的笑口,想在冷漠无情的城镇里卖笑,不免自讨苦吃。他的独门舞步轻浮,脚步轻佻,可惜没有表演的机会,有时只是拔腿就跑,逃避追打,吃力不讨好。

小丑患有癫痫性发笑症,与人打交道时,总是失控痴痴大笑,笑声令人反感,极具挑逗,即便有修养的人听了仿佛于心有愧,EQ马上零蛋,忍不住向他挥拳。偏偏他这种狰狞的失笑,在他第一次脱口秀上演,却意外制造“笑果”,众人都不自觉把快乐建立在他顽疾的痛苦上,他试图一本正经的表演准则,最后是不成喜剧的悲剧。

大坏蛋小丑其实不善于使用手枪,当他变成丧心病狂的大魔头后,枪械却是他最有利的武器。他都是出其不意开枪,往往一枪就击毙,不是那种子弹乱飞,打都打不死的暴力美学,比较偏向于写实,带有悲戚的文艺色彩。他开枪击毙三个衣冠楚楚,看似正当的大好青年,高尚的舆论一味谴责在小丑装扮下逃脱的暴行,殊不知枪下的亡魂也是恶棍,虽然罪不至死,但极度令人讨厌。后来间接衍生出了两种伪装的冲突,一种是强硬秩序下的制服,另一种是压抑下抵抗的面具,舆论的讨伐正负交错,一直没有输赢的答案。

最后丧心病狂的小丑,无疑是负面的,有时从负面角度,反而看得更清楚社会黑暗的一面。结尾一段小丑精湛的个人秀,就像在主宰人性屠宰场,毫无保留,大大咧咧解剖人性的丑陋,残暴和负面的情绪却又来得精彩绝伦,叫人意味深长。散场后,心情久久无法平复,借了小丑的化身来掩饰,一时不知如何卸下......

(图:海报)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