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nang Ads

2017年4月26日星期三

按了计算机

忍不住按了计算机:

51-29=22

22的差距原来还有天造一双,地设一对的姻缘,无可挑剔。看到富城哥脸上不老的传说,美好的春天才刚开始,五体投地,而大多数人已经在感慨,快来到尽头的人生。

                              XXXXXXXXXXXXXXXXX

算术太差,又按了计算机:

64-39=25

25的悬殊,女很大男很小的姻缘,但没有太多世俗的别扭和狭隘,反而成为了一段佳话,而且还是一国之首的真情演绎。这是在浪漫的法国,一如其电影,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剧情。



2017年4月22日星期六

想爸爸,跑得快。。。

学校运动会......

孩子:“爸爸,我参加赛跑,你会来看我吗?”

爸爸:“爸爸有事做,不能来看你比赛。”

孩子:“老师说,叫爸爸妈妈来看我们,为我们加油。”

爸爸:“不要紧,当你跑的时候,你想着爸爸为你加油,一定跑得很快。”

孩子:“但是,我想不出......”

妈妈:“你想着爸爸拿藤条追你,一定跑得更快。”

爸爸:“......”




2017年4月10日星期一

凄凄的河岸

南下一趟,路过一家熟悉的老饭店,正好烈日当空昏昏欲睡,肚子又闹革命,暂且歇脚,顺便充饥。

很久没来,出乎意料,不见人潮,只见老板呆坐在空空荡荡中,喜出望外,因为印象中无不客满,一桌难求,总是默默绕过打退堂鼓。

兴致勃勃点了菜,期待记忆中的美味,然而,上了菜却是另一回事。我所执著于这老店古早风味的咕噜肉,保持着卖少见少最传统的原汁原味,但不知怎么了,整体色香味显得有点虚伪,炸粉太多,肉感失去嚼劲,主要的酸甜汁也搞得太糊了。其它的菜肴不予置评,说到底不是知食分子,口感在其次,更在意的是感情,总之,一切都大不如前,一时的感情最深处,很受伤。

我试图往厨房一角张望,看一看主厨是否同一个人,但看不出所以然,也许是人事变迁,我想,替他找一个借口吧!

三大三小菜肴的分量似乎做得太多,看起来像等着被宰的手段。我记得以前老板对顾客点菜的分量,掌握得恰如其分,非常放心他的安排,而如今,失去了分寸。

撑饱后,笑一笑付了钱,没有太在意贵不贵,毕竟曾经有过美好的记忆,只是氛围有点诡谲,没有过问,客套在空气中凝固。离开后淡淡的哀愁,我偷偷把曾经的感情,埋藏在凄凄的河岸边......


2017年4月6日星期四

美丽的错误

究竟是返璞归真的高尚追求,抑或与世隔绝的不切实际?

一家大小脱离社会,归隐丛林,过着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的生活。孩子们没有上学,在父亲的带领下,进行非一般体格训练,学习在荒山野岭的生存法则,临危不乱,懂得摆脱困境,受伤时也懂得自救,同时学习狩猎,学习屠宰野生动物,以获取食物,仿佛置身于弱肉强食的世界中,成为“食物链”的一环,占一席生存之地。

实行家庭教育,主要培养孩子阅读,书中自有黄金屋,饱读诗书,从哲学类马克思主义到情色文学《洛丽塔》(Lolita),但不是为了“有趣”而死读书,鼓励孩子读后详细分析和讨论,自由表达意见。

一家人从来没有庆祝圣诞节,排斥一切怪力乱神的设定节日,只为Noam Chomsky的生日而庆祝,据说是真实存在的人物,为人权和文明做出无数贡献的伟人,孩子从这特别的节日得到的礼物不是玩具或手机,而是格斗刀和弓箭,在丛林中所需具备的武器。

父亲不信医院,他认为一个健康的人如果想死,才会选择去医院。然而妻子病重,终须送到医院治疗,但一如他所料,无从救治,妻子也一如所愿,割脉自杀。死后进行了亲朋戚友眼中标准的葬礼模式,但不是她生前的遗愿,于是一家大小偷偷把她的尸体从坟墓挖出,进行火葬,并以一曲轻快的“Sweet child O mine”告别,然后把遗留下的骨灰冲进马桶里,完成遗愿。

顺理成章乌托邦式的自我理念,忽略了孩子一开始就如同一块白布,有怎样的绘图,就有怎样的定型,其实是美丽的错误,孩子像个后天形成的“泰山”(tarzan),一旦接触社会,格格不入,严重脱节。大儿子看到外面世界的女孩,显得笨拙,心慌意乱。

最后父亲“适度”妥协,但不知究竟是与时俱进的文明追求,抑或随波逐流的科技依赖?从狩猎的最原始生活,转换成“农耕”生活,开始饲养家禽,以获取食物,自供自足。同时也把大儿子放逐到外面的世界,临行前告诉儿子:当和一个女人发生性关系,记得要温和而听她的话,给予她足够的尊重和尊严,即使你不爱她......

不管怎样,这个父亲永远是孩子心目中的“神奇队长”!

(照片来源)




2017年4月2日星期日

只是好玩的游戏

学习语文始于发音,所谓牙牙学语。国语“ba, bi, bu, be, bo......”的音律,通过小学生不加于修饰的音频,硬生生地发音,其实纯情又可爱,也不失为一种初始的意境美,想象校园里传来青涩的朗读声,充满朝气,叫人闻之会心一笑。

然而,勉强读上了口,还不一定了解内容,作答题排山倒海而来,措手不及。不解又如何理解作答?更甭说书写,把ibu写成ubi,就叫妈妈太难堪了。

好吧!非要在硬性规定中论英雄,即使不懂,也要假装很懂,那就投机取巧。理解问题往长篇阔论的文中摸索,看到跟问题差不多的句子,看前又顾后照着写,好像瞎子摸象,不过有写就有分,有时偷鸡摸狗,也有难得的一两分。

接下来看图造句,如果是公园里的图片,通常有人跑步(berjoging)、骑单车(menunggang basikal)、玩球(bermain bola),然后分辨是男或女,还是小孩(lelaki/perempuan/budak),又有几人,比如:两个男人在跑步(Dua orang lelaki sedang berjoging)......以此类推,简单如吃花生,虽然这种答案获得的分数不多,但对懵懵懂懂的小孩来说,有分好过没分。

然后,50-80个字的短文,通常分为:开场白、内容和总结,三个部分,最重要深入浅出,写得简单越好,避免赘字的错误,内容中巧妙运用kita harus , patut , mesti......再加上seterusnya , akhir sekali......

最后,纯粹的作文题目,那就自求多福了,最好是写过的范文题目,最简单的莫过于“Aku sebuah kereta”类似的题目。

说白了,每个孩子的学习掌控力不同,咱家的孩子学习比较慢,即使补习也无济于事,因此不想把考试看成是什么清高的标准,只当作是好玩的游戏,常常提醒老三别让考卷留白,有写就有分,慢慢看到他考卷中密密麻麻,好像“很懂”的字迹,他开始了解游戏中的技巧,分数有所增加......


2017年3月23日星期四

枪林弹雨中紧抱着信仰

战场无情,犹如人间炼狱,却在枪林弹雨中紧抱着信仰,坚持不携带枪支杀敌,仿佛枪是邪恶的化身,一旦触碰,玷污了圣洁的心灵。

士兵上战场不带枪械,是哪门子的道理?何不干脆退役?别让其他战友为了你的高尚而难堪。但每一个人都有为国家效劳的权利,国难当前,岂能躲在家里苟且偷生,就是硬要上战场。那好吧!一切建立在个人的自由选择上,坚持不杀也好,杀个痛快也罢,在残酷的战场上见证,没有谁让谁为难。

于是退而求其次作为军医服役,手无寸铁,只背着药箱,人家厮杀,我只救人,然而烽火连天,打得惨烈,一开始死伤难辨,根本无从救人。后来找到了“门路”,就在其他战友撤退,自己重返哀鸿遍野的战场,奋力搜救奄奄一息的士兵。

过程中惊险连连,敌人的子弹擦身而过,命悬一线,然后仿佛是信仰带来的力量,一次又一次逃过死神的魔爪,拯救了无数垂死的生命。

在枪林弹雨中紧抱着信仰,看了一把冷汗,一丝感动,重要的是,所幸撑了下去,活了过来,不然故事要改写......

(照片来源)

故事来自真人真事改编的电影——《钢锯岭》(Hacksaw Ridge),一个不折不扣,想告诉我们有信仰,就有奇迹的故事。

其实恰恰说明了,每一个崇高的信念,无非是非常个人的考验和坚定,问题不在于别人的认同、包容与迁就,与其叫人为你而难为,不如自己把持,自己调试,自己过关,哪怕在枪林弹雨中紧抱着信仰,这才叫人心服口服,表以敬重。

2017年3月21日星期二

认识的人不多

认不认识一个人,在于他的人缘有多好,面子有多广。

“你不认识我吗?我以前是在那条XX街卖木材的。”他单刀直入。

我“哦”了一声,死脑筋急转弯,却不知转到哪里去。

“你的妈看到我一定认识我。”

还关我妈的事,很熟那样的,我又“哦”了一声。

“你弟弟也认识我.......”

看来我有眼不识泰山,于是我还是“哦”了一声,但来一个转音,听起来像“噢”!

不善于交际,很少出去混,认识的人不多。有些知其人,不知其名;有些知其名,不知其人;有些其人其名,一律不知。

最怕人家问我这个谁,哪个谁,相信是有一点头,有一点脸,简称“有头有脸”,但一般毫无头绪,总是“哦噢”以对,听起来“略知”蒙混过去,不知为知之,是知也!

可以肯定的是,我知道他妈妈是女人。




2017年3月19日星期日

可以生而不生

“我们可以有自己的孩子,但我们选择不生。”

孩子的养母笃定地说。

“世界上已经有足够多的人,生一个孩子并不一定保证任何事情会变得更好,然而领养一个像你们在苦难中的孩子,给你们一个机会,是件了不起的事。”

可以生孩子而不生,宁可领养,非一般结婚生子的世俗观念,打破传宗接代的迷思,也没有血缘的纠结。

领养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但却非要跨越国界,以远大的国际观,特地选择非同文同种的,千里迢迢从印度“获取”可怜的孤儿,远送到澳大利亚来领养,而且不只一个,养了两个,其中一个还有精神问题,穷其一生照顾,无怨无悔。

孩子对养母说:“我们并不是一张白纸,不像你自己的孩子,你不只领养了我,还领养了我们的过去。”

这已经不是单纯的领养了,一开始就不容易,像是一种使命,走在时代尖端另一种光辉的母性(人性),即使非亲非故,也能写下某种特殊的联系之间,一笔美丽的人生。顺便给未来开放的主人翁参考,也许这种现象会慢慢普及化。

(照片来源)

故事来自真人真事改编的电影——《雄狮》(Lion),其实又是看好戏罢了。

实际不变的观念却是:有些人想生却不得而生,千方百计借精借卵,定时量体温交配,为了生孩子而生孩子。有些人冻精冻卵,等待时机成熟,找到一个精华来配对。有些人有钱就任性,钱能解决的问题不是问题,不惜违背良知,借肚生子。有些人根本不想生,但安全措施又做不好,莫名其妙生了,也不知为了什么......


2017年3月16日星期四

耳朵一块肉掉下来

学校来电,老幺的蹦跳出了状况,跌倒掉入沟渠里,被告知“耳朵流血”,留下悬念,心神不安。妻从学校把一身狼藉的老幺带回来,才察觉右耳上角刮伤流血,有一点瘀肿,问题不大,松一口气。看了医生,清洗伤口敷药,告一段落。

殊不知耳朵流血事件在学校引发血肉模糊的恐慌。同学们议论纷纷,咬牙切齿转述一个恐怖血腥的故事,他们都说老幺耳朵一块血肉掉了下来,比R级恐怖电影更骇人的是,正好有一只猫经过,把那块血肉给吃掉了,令人毛骨悚然!

接下来,口耳相传,小镇轰动,人人遇见无不关心慰问,顺便试探,老幺因此一夜成名,学校的历史将会记载他耳朵掉下来的那一块血肉。

后来连我也怀疑了,再三打量一番,确保无损一丝一块小鲜肉。如果猫的传说是真的,有可能老幺也是金刚狼的化身,拥有不坏之身的再生超能力。


2017年3月15日星期三

琼瑶的声明


79岁作家琼瑶对于“生离死别”的声明。看起来豁达,实际上有所阻碍,医生肯定有医生的治疗与作业程序,身边亲人也要面对世俗眼光尽人义的两难全,但这也不失为事先预定个人面对病痛时的选择权利,我的生死,我的自由。

另外,她叮咛她的“身后事”,无须任何宗教的方式悼念,火化后采花葬方式,不发讣文、不公祭、不开追悼会,更不设灵堂,不要出殡,盼一切从简。

说到底一个人活到了七八十岁,理应一无所求,了无牵挂,也无从后悔,还有什么看不破的?如她所言,认为自己已年近80,没有因战乱、意外、病痛原因离开,一切都是上苍恩宠,从此以后,笑看死亡,对于牢不可破的生死观,现在也该到了改变的时候。

现在的我,主要对家里未成年的小孩有所牵挂,为了生活而干活还有追求,如果能有70的恩宠,我再回来参考这项声明。


2017年3月13日星期一

如何令一滴水不会干涸?

(照片来源)
色与戒,一种是本能的欲望,一种是超脱的修为,放任与忌讳的一线之念,矛盾中拉扯。

这部戏最初的兴致,无非是“色”的念头,毫无戒心,肤浅的眼光锁定卖弄情色的戏名:《色戒》(不是李安的“色戒”,其实戏名为:Samsara,直译是“轮回”)。二来是为了女主角钟丽缇,犹记得若干年前她在《晚娘》的妩媚风情,试图从中勾起曾经的香艳。再来是因为敏感的题材,以宗教的包装,有意无意挑战情欲的禁忌,叫人在肆无忌惮中,无不想一探究竟。

一开始有色的眼光大错特错,其实这是一部严肃的电影,禅意无处不在,看得似懂非懂,比如一开始飞鹰在天空扔下石头,一根小树枝在小溪上漂流,高难度的“旋转”性爱,还有一块石头上的提问,留下的悬念:如何令一滴水不会干涸?

看完后我知道我的业仍未完,将从虚构的电影抽身,再次入世轮回,懵懵懂懂中,我还分不清什么比较重要:到底是满足一千个欲望,还是只战胜一个?

再回到以上的提问:如何令一滴水不会干涸?答案是:







让它流入大海!


2017年3月9日星期四

一板一眼的科学

一项实验性考试进行中,分别为低级、中级和高级考试,一名来自放牛班的学生接受挑战,考试后,记录各级别考取的分数。

                  考试的级别                                        考取的分数
                       低级                                                      60%
                       中级                                                      40%
                       高级                                                      10%

实验的目的是为了探讨考试的级别和学生所考取的分数之间的关系。

实验中的:-

固定性变数:一名来自放牛班的学生
操纵性变数:考试的级别
反应性变数:考取的分数

根据实验结果,作出一个结论。

考试的级别越高,所考取的分数越低。

写出分数的推断,如果把考试定为终极级别。

0%(零蛋)

你认为考试对学生有什么影响?

没有影响。考试过后,学生就可以玩平板和看电视了,自讨苦吃的陪读家长也可以放松心情下班了。

灵感来自小学一板一眼的科学习题,纯属纸上实验、判断、写报告,无可否认,确实考验学生高思维的小小脑袋。多年来陪同孩子消化,总是哭笑不得,枯燥中作乐,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感觉越来越腻,难以下咽,很想吐......




2017年3月6日星期一

赶一趟槟岛


小学三月份考试如火如茶,甭管了,预定的车照跑,在一整个黑夜的路程,赶一趟槟岛,给自己和妻小在枯燥中出逃的机会。

随着佛友团,住宿当地佛教会所,一栋颇具规模的楼房,备有电梯,在寸土如今的槟岛,面积恰如其分,拥挤中自成一格。据知当初筹建,几经波折,可谓一步一脚印,最终有所成,典型乡亲父老求政府不如靠自己的成功例子。

一伙人集聚在宽阔的三楼,铺草席在地上就寝,几口人家各画地盘为政,各自精彩。想不到还有这种集体干脆的体验,仿佛回到年轻时,随时随地就解决了栖身的问题。本来以为上了年纪难以适从,腰酸背痛,其实睡得还可以,也没有屙夜尿,只怕惊为天人的鼻鼾声,扰人清梦。妻小根本没问题,是那种不管在哪里,倒头就睡,有福气的人。只是一宿的方便,问题不大,住多几天,另当别论了。

向来非常支持佛教会的活动,以弥补孩子课余活动的不足,有时孩子独立参与,有时尽量配合孩子参与。有共同想法和相同层次的父母,就那几个熟面孔,经常碰在一起,没太大的隔阂。

除了佛友的交流,我们顺便在槟岛走马观花......




2017年3月2日星期四

无题2017

春的欢愉气息渐渐转淡,换来骤雨捉摸不定,过活的节奏在追赶,偶尔走了音,跑了调,抢了拍,出乎意料小插曲,不知所措。

谁会想到金正男在大马遇害?谁会想到谢霆锋在大庭广众把王菲给吻了?谁会想到奥斯卡最佳影片摆了大乌龙失误?

万万想不到一个宅在家里的男神,也要交代不出门的理由。想到千奇百怪的理由,无非是没有时间,有重要的事要做,家里的那条狗生病了,家里的老婆快要生了,吃错东西肚子痛,屙了好几回脚都软......都是没有理由的理由,太多的理由只是借口。

习惯了在生活扮演在背后默默配合一切定律的小角色,不求暗疮无所遁形的脸部大特写,也不要双手僵硬不知何处摆的长镜头,只想窝在大多数差不多例子中,讨个不显眼的安定感。周星驰说过。就算跑龙套的也是一个演员,请相信他们安分守己的专业。


2017年2月26日星期日

也许我们都是机器人

日子不偏不倚进入正轨,火车“呜呜”而过调戏着安然的人生,时间像周而复始的齿轮,在每一个清晨拨弄优美的琴声,伴随着我走入一个虚拟的世界,而每一次的清醒,都是美好的开始,接下来一切井然有序运行,直到黑夜降临,在沉睡中结束。

日子经过精密的人工智能数据定了下来......

起床→早餐→上学→放学→午餐→冲凉→做功课→补习⇆睡午觉→自由活动→冲凉→温习→晚饭→温习→睡觉

所有事情基本上有条不紊,在限定时间内完成。有时有所偏离,但问题不大,轻易通过平板纠正异常数据,马上恢复正常。

灵感来自美剧《西部世界》(Westworld),究竟是我操控了世界,还是世界操控了我?也许,我们都是机器人。


2017年2月23日星期四

忽冷忽热中摆渡

很多好戏等着瞧!但先把《降临》(Arrival)、《雄狮》(Lion)等难以消化的重头戏搁在一旁,等待化痰止咳后最佳的呼吸状态,等待忙碌中起码偷来两小时的一鼓作气,等待收拾一塌糊涂的次序,等待沉淀后一个舒坦的心情......

在此之前,不必太多复杂的理由解决戏瘾,断断续续看了恶评如潮的《摆渡人》,然而期望不大,却有所精神食粮,好看又好笑,在忽冷忽热的浮躁中,意外把自己摆渡了。

(照片来源)
主要为了王家卫,挂名的监制和编剧。还有朝伟、城武和奕迅,三大叔级的演员,搭配小美眉谈情说爱,“老牛吃嫩草”的感觉,说实在有点惨不忍睹,看到朝伟眼角和嘴角不经意松弛的皱纹,城武嬉笑脸上难以掩饰的憔悴,奕迅的整体过分臃肿......不过,也许美眉真的爱大叔,年龄不是问题。

影片大量使用旁白细说故事,一如王家卫往常的风格,只不过这次是喜剧形式,一本正经的旁白,换来无厘头的情节,试图搞笑。锦上添花的是,随着情节起伏串烧的一些80年代经典歌曲,有所共鸣,一丝丝感动。

《摆渡人》主要场景是一间酒吧,酒店老板即梁朝伟,除了卖酒,也专门“摆渡”在酒醉苦海中漂流的人,替他们找到靠岸的方向。酒吧里有一种特色酒叫“明天见”,喝完立即醉倒,醒来时已明天了。酒吧里的客人喜欢把心事写在纸条放进空酒瓶里,酒瓶成了酒吧的装饰,那些隐藏的故事就像在海上漂流,等待摆渡......

想起王家卫的另一部西片《蓝莓之夜》(My Blueberry Nights),主要场景是一间咖啡店,店里有一种糕点叫“蓝莓派”,糕点卖到最后只剩下“蓝莓派”,没人点,只有一个女人对它情有独钟。不知为什么咖啡店里的客人总喜欢把钥匙遗留在店里,老板收集了很多钥匙,放进了罐子里,成了店里的摆设。每一串钥匙都隐藏着一段故事,等待故事的主人开启,或也许永远关闭,没有答案。

《摆渡人》看来只是《蓝莓之夜》的衍生,不过变成了喜剧。就像很久以前的《东邪西毒》,原班主要演员,在苦苦等待王导把戏拍完当儿,干脆演了一套喜剧版的《东成西就》。

(注:看《摆渡人》一定要看粤语版,如果看迎合中国市场的华语版,听梁朝伟经过配音的华语,什么戏味也没有了,恐怕摆渡变成了超度。)


2017年2月16日星期四

有原则的树

一颗刚 成形的树,持续在风雨中斗争,激动地告诉乌云背后的太阳,坚定要把原则站成永恒。

狂风扫落叶后,一片死寂。不久来了一条狗,毫不客气抬起一只腿,以最典型潇洒的态度,往树下撒了一泡尿。有原则的树先是暴跳如雷,后来想一想,也不失为滋润的一种需要,慢慢化解了内心的疙瘩。

又过了很久,来了一头牛,绕在树的四周吃草。占了树的地盘也就算了,然而吃饱了就地屙,屙出了一大坨。有原则的树不干了,一开始七窍生烟,后来想到“鲜花插在牛粪上”的道理,最重要的是养分,也就释怀了。

若干年后,一位母亲拉着小孩的手经过这棵树。小孩抬头看着茂盛的大树,兴奋地对妈妈说:“妈妈,我要做一颗有原则的大树!”

妈妈:“谁教你说的?”

孩子:“我的班主任,林美丽老师。”

大树偷偷听到了,不再激动地悲情,反而有点脸红,其实在多年风风雨雨的考验中,早已忘了什么狗屁原则。

四周一些阴魂不散的残枝落叶,在等待化为灰烬之前,不断呻吟:“树啊树,千万不要忘了做树的原则......”

然而却忘了,曾经在过程中也受过的“滋润”与“养分”。


2017年2月14日星期二

钱里还有心思


上网偷偷上了一课,信手捏来热门的一招半式,想不到老来的手越来越细腻,还有偷心的本钱,没什么难度,折飞机那么容易。

首先一天柴米油盐应该有所着落,同时巧妙把生计的枯燥,折出“心”的调味剂,在这心花怒放的日子里,意思意思表示掏腰包,也不忘把“心”给你。

老来没有太多情趣,但不失风趣,最重要大把钱里还有心思,顾得了面包又有情,两兼得。

风平浪静的生活中,突然一颗“心”掉了出来,看傻了眼,不知该有痛哭流涕的表情,或抱起来转三圈的互动,只是一味笑得飙泪肚子痛。

终于轻松过了一节课,开心下课了。

2017年2月8日星期三

过了年关:3首


《开学了》

夜里放任的炮竹碎剩下残余焦味
破晓后却嗅到了蓝衣白裤的纪律




《年年有余》

来客不多
分量也少
意思意思的酥脆
留在一个午后浮生
美剧的嘴馋里




《用情太深》

点缀金鸡报喜
门面一番风韵
然而用情太深
鸡飞蛋打过后
一幅春的心思
不知如何收拾?


2017年1月26日星期四

“鸡鸣破晓”水彩画


印象中的水彩颜料来自“熊猫”牌,在当时中学时代,可谓上等的牌子。记忆中的水彩画修为从中学匆匆开始,中学毕业以后草草结束,不见得有太大的兴趣,也没有太活跃的艺术细胞,更甭说想靠画画作品来吸引女同学。


多年以后豁了出去,带着“应该可以试一试”,难不倒我的精神,任性舞笔卖弄水彩。然而,在几度错手黯淡失色的过程中,崩溃得想撕破画质作罢。

硬着头皮绑手绑脚完成,慢慢等待色彩干了以后,想不到效果还可以,就是那种“远远看起来”或“拍了照片看起来”还算不错的蒙混水平,内行人看了一定知道鸡里装什么蒜,偷偷的笑。


闻鸡起舞,万象更新,父女一人一幅画:“金鸡独立”VS“鸡鸣破晓”。


粗粗地,当成门面布置的“镇山之宝”,据说有辟邪的效用。

2017年1月24日星期二

自家大门前弄斧

鸡啼破晓,万象更新。闻鸡起舞,信手捏来,一切主题非鸡莫属。

老二以从容的笔触画出一只又一只鸡,我以利落的刀工切出一只又一只鸡,为鸡而忙,把鸡摆上台面,势必认鸡作凤,就算鸡犬不宁,也在所不惜。

与此同时,大红灯笼高高挂,红色诱惑的燃烧,在昏暗中鸡飞狗跳,染红了所有窥探的眼睛。

对了,百忙之中还有妻难得细腻的梅花二弄,一颗花枝招展,另一颗含苞待放,代表浓烈春的气息,心花怒放喜迎春,嫁鸡随鸡唱双簧。

梁柱上各有千秋两只看门鸡,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今年特别在自家大门前弄斧,参与门面设计和布置比赛。家家户户浑身解数,争奇斗艳,前所未有的热闹,平日沉睡中的老街,好像突然苏醒。不知最后的鹤立鸡群,将花落谁家?


2017年1月19日星期四

春里艺术的感觉


妻敢敢接了一项不简单的作画任务,委派家里有一点彩色天分的老二执行。任务是配合鸡年画一幅很凶猛的公鸡,强烈要求金鸡独立傲视众生的那种感觉。

说到底老二学过画画,略懂一招半式,可是自从上了中学很少画画,透过这次任务,顺便测试她潜在的能力和水平,是否还保留那一把劲。

在妻的意料之中,老二二话不说点头接受挑战,首先看到了她的兴趣还在。接下来等待她动笔,却引颈长盼。时限不多,皇帝不急太监急,然而催促也无用,了解她就像一个特立独行的杀手,一切任务的细节在掌控之中,不慌不忙,时间一到,一鼓作气。


参考了网上公鸡的水墨画(来源),以水彩方式挥洒出一点水墨画的感觉,稚嫩似乎开始萌芽,挣扎中等待绽放,也算自成一格。

成功完成任务呈交,献给老三配合春节课室布置比赛的装饰。

春天花儿一般红,还有一点艺术的味道,感觉良好,也有一点感动......

2017年1月16日星期一

新年新行头


新年新行头,委托两个专业大姐级剪刀手,在小太子头上挥刀。小太子八月十五的活力难以安放在椅子上,总是悬空,嘴里一刻不得闲,自以为有主见,滔滔不绝。

“前面要剪短一点,后面要薄薄的,上面要长一点......”

“一定要剪得很帅的呀!”


挑战了小小庞克的限度,分不清究竟是巴西踢足球哪个外星人的新潮,还是电视剧《十兄弟》里的复古。津津乐道同时,殊不知去上学后,立即中了枪,被校长捉去问话。

“为什么要剪这种头?”

“是妈妈叫我剪的。”

很厉害这样回答。妈妈无疑是最坚固的挡箭牌,就算堂堂正正站着中枪,也无所畏惧。

小太子回家后向妈妈报告......

“妈咪,明天校长要见你。”

吓得妈妈屁滚尿流!!!

春的气息渐浓,喜气洋洋,似乎冲昏了头,忘了学校严格的纪律,岂能容下个人噱头的尺度。乖乖就范剃了光头,也不失容光焕发。

2017年1月10日星期二

过山车蓄势待发

有时是欲哭无泪的惊喜,有时是目瞪口呆的惊吓,两种心跳一百的极端,可好可坏,让我欢喜让我忧,总叫人捉摸不定。

说的是喜欢玩过山车的老二,刚升上中一又有看头了。当她有点得意地宣布,她被老师分配到“优质班”(premier),我们又傻眼了,因为我们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如此光鲜的说法。

不知道“优质班”是什么概念?须要符合什么标准?说到底小六带来的,只有1A6B1C不太感冒的本钱,凭什么?何况她爸爸也不是学校董事会的董总,凭什么?这样肯定叫人跌破眼镜,说不定还会眼红红的。看来不是误打误撞,就是浑水摸鱼,幸运地从拥挤的缝隙中,不偏不倚溜了进去。

唯一能够从地上抓起一把沙的解释是,UPSR国文试卷二(书写)拿了A,华文试卷一拿了C,而这是一所正牌国中,不是什么国民型标签的,也不是独中,也许人家注重的是国文,华文根本不在考量之内。

话说回来,当时国文试卷二拿到A,也是出乎意料的惊吓。

“优质班”也好(她曾经是优质班最后一名),“放牛班”也罢(她曾经是放牛班的第一名),她的过山车蓄势待发,鸣笛声响起,呜呜呜......


2017年1月5日星期四

有没有女同学?

新学年重新洗牌,老三持续忘了我是谁,老幺第一次认清我是谁,向各自的放牛班报到,去寻找传说中自由自在辽阔的大草原,因为牛要吃很多的草。

机会因此特别宽松。老三出其不意当上了班长,意气风发,衣领终于可以绑上黄色的威风,走起路来有风。几天来嘴里死背着问候老师早的中、英、国三大语,不知老师是否不断打嗝,或眼眉不停跳动。

老幺不甘示弱,据知他也求得一官半职,那是专门在班里帮老师收功课的组长,看来分量也不小,只怕他忘了做功课,收不到自己的功课。

放牛班的人数其实不多,想到一个最重要的问题:班上有没有女同学?在这年头,大学感染了阴盛阳衰的顽疾,女孩子都很厉害这样。

有的,但很少,要不要算马来女同学?

肤色不是问题,算吧!

算了五根手指都出不完,少得凄惨。

美不美?

差不多一下。

差不多就好,求学生涯太须要芬芳的清香,才有学习的动力,精神奕奕!



2017年1月2日星期一

一开始怪怪的

莫非,这就是墨菲定律?新年一开始就怪怪的,总觉得会有不如意的事。果不其然,我那十多年高龄的笨蛋威拉发高烧了。想起过往同样是病症,不外乎冷却的风不再吹,或水流阻塞要通一通。但都不是,而是整个水箱报废的惊悚,一笔的咬紧牙关。

接下来是老二升上中学后,学校不是考好成绩的唯一保证,一系列补习班的安排,人满为患,挤沙丁鱼似的。英语补习班不明所以,吃了闭门羹,犹记得趁早就插了头香膜拜,竟然得不到一份张天师的通行证。究竟是无意遗漏,还是有意精挑,已无关紧要。人人争着插香,烟雾朦胧,看不到你情有可原。

与此同时,家里的女人去了一趟七十一隔壁的糖果店,准备恭喜发财,申请过年好康头的援助糖果,步行回家半路却像中了魔咒,脚底下的人字拖“啪”一声断掉,赤着一只脚狼狈走回来。

还有,家后面不起眼的粪池铁盖严重腐蚀,如果一不小心踩个稀巴烂,不堪设想,幸好发现得早。

一切预想不到怪怪的,不知是否要向超人借红色底裤或什么的,扭转乾坤......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