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nang Ads

2015年7月30日星期四

你们好自为之

“不必看你们的爸比,看也没有用......”

每一次妻狠狠教训两个小马骝精,我总是躺着也中枪。

又关我屁事?那委屈的眼神漂浮不定,有意无意往我方向偷瞄,还会下意识的眨一眨眼睛,看似一种紧急的求救讯号。可是我不是上帝派来守护你们的天使,当你们的妈狮子怒吼功一发不可收拾,我充其量只是自身难保的小小鸟。

你们的妈说过了,当她教训你们的时候,我非但不能打救你们,而且也不能表现不耐烦,更不能插嘴,说什么“够了啦”、“是这样的啦”、“你们还小啦”......毫无建设性的话,那正中下怀,中了你们挑拨离间的诡计。

我也说过了,我会充耳不闻,处之泰然,你们的妈要炸、要炒、要炖、要烘、要烤......任由她所愿,哪怕山崩地裂,天翻地覆,海枯石烂!

我要去当挖耳罗汉,你们好自为之......



2015年7月28日星期二

老大老二两头

一头是老大,另一头是老二。

一直以来,原来老二摸不着头,一头雾水,一味等待老大那头明确的讯号,然而得到的回应仅是:“等等等,再等多一下......”

殊不知老大大祸临头,焦头烂额,“等等等”变成了老大的口头禅。老二持续楞头呆脑,急如热锅上的蚂蚁之余,苦苦挣扎探头缩脑。

终于等到紧要关头,只见老二头昏脑胀,忍无可忍一泄千里。

一记当头棒喝,千头万绪,老大垂头一看,才发现老二弄湿了裤子。

说的是关于失禁,据说导致失禁的主因,是因为膀胱弹性减退,关闭尿道的肌肉压力失衡,更严重的是,前列腺肿大,多发性硬化症状,紧接着引发前列腺癌,没有及时对症下药,后果不堪设想......


2015年7月25日星期六

一声嚎叫苏醒

周末竟然跟自己过不去,摸黑起床,睡眼惺忪挣扎,在半梦半醒之间,伸着懒腰寻找最难一瞬间清晰的思路,走向试图逃避的现实。

好不容易摆脱被窝的诱惑,成功跨出第一步,狠狠打破逢周末必滥睡赖床到底的借口,石破天惊,感觉自己像一条长久冬眠的老狼,终于一声嚎叫苏醒。

为了一个自讨苦吃“晨运”的挑战。曾几何时,在我单薄的字典里,连一个基本“运动”的词汇也没有,而眼看家里的孩子终日颓废于电视和电脑游戏里,没有一丝健康生活的素质,妻的忧患意识又作怪,叮咛我该身体力行do something了!

想到了最起码的晨运,只是起早摸黑有待考验。两个大孩子似乎看穿我的能耐,先下了战书,他们说:爸比,等你能醒才讲!

我终于醒了,毫不客气闯进他们的美梦里,把他们拉出来。想不到他们没有抗拒,不然我就提不起劲,继续睡觉。

踏出家门才发现,清晨六点半的天空已经微亮。记忆中消失的曙光,湿润中清新的空气,沉睡中安详的宁静,一一浮现。

跟随大伙儿的脚步在海边公园晨运,感受健康的气息。我在中年有气无力的漫步中,舒筋活络,两个孩子在年少活力四射的快步中,奔驰放任。

妻大跌眼镜,我难得出了一身汗,有点骄傲,接下来是持之以恒的问题......






2015年7月21日星期二

人生无处不风景




出人意表一副好山水
悄悄躲藏在红尘一角
浮华喧嚣中与世隔绝
仿佛看破世间千万结
悠然自得

人生无处不风景
就在咫尺之遥
有时忘了苟延喘息
在庸碌中放慢脚步
好好捕风捉影一番

关丹万佛殿-(佛教会)


2015年7月19日星期日

水中作乐

“我们很久没有玩水了!!!”三番四次听到来自孩子的抗议,遥指关丹的水上乐园,戏水的情绪高涨,尽管在冲凉房的洗漱,往往只是得过且过。

假期总是不安于室,但不想走的太远,走车劳顿,那一小时多的车程恰到好处,暂且满足孩子的叫嚣。轻松的脚步中,一阵欢呼声,原来快乐那么简单,不必绞尽脑汁,解决了假期里的虚空。



久违的水中作乐,平日刻意逃避,只有在特别的闲情才蠢蠢欲动,因为最恼人的是,一家大小六口的繁琐,事前一堆衣物的准备,事后一切湿透的收拾,在这一刻无所谓了,最重要你快乐,所以我快乐。




“榴莲男”横空出现,一窝蜂的效应,满街都是结实的肌肉,陆续还有“鸡饭男”、“竹筒饭男”......目不暇给。在一片的清凉中,她所期待的肌肉男没有出现,我所渴望的比基尼诱惑也卖少见少,眼睛难得安分,只有你看我,我看你!

2015年7月16日星期四

披着一身洁白


披着一身洁白,死缠烂打后,登堂入室。

“爸比,很想帮它取个名字哩!”女儿说。

看来还想讨个名正言顺!

只不过一只白猫,无须翻开族谱取名,随便想了“小白”,有点俗气,一阵嘘声,又不是小白脸。

然后想到“白毛”,但此名已受到污染,代表独霸一方的土霸主。

“白云”——很好听,但却是那个长得有点滑稽,台湾某艺人的名字。

最后想到“李白”,英文名就叫“Lee White”!老大哈哈大笑说:李白不是哪个“床前明月光,衣服脱光光......"咩?

我差点从椅子上坠落!

后来发现,不知白猫是公是母,捉起来检查身体,不见小鸡鸡,也没有小妮妮,傻傻分不清楚。

如果是母的就叫.......

“白素”——卫斯理的老婆。
“白安”——一个颇有风格的歌手。
“白雪”——白雪公主了。

因白之名,还有什么?不要给我一个粗口就是了!



2015年7月14日星期二

欢愉的脚步近在转角处

有一阵惟恐天下不乱,大事不妙紧绷的忧虑,情绪些许波动,咬牙切齿,但好歹读过几年书,哪怕只有小六程度,在长久和睦的氛围底下,情绪管理早已不是零蛋,岂能轻易被煽动,跟随猥琐的愚昧翩翩起舞,侮辱了基本做人修养的智慧。

只不过丑恶的乾坤大挪移,牛鬼蛇神制造混乱的假像,试图鬼遮眼,像本来一面平静的湖水,不知何故,被突如其来的石头击中,“扑通”一声,一阵噪音划破安宁,泛起了一阵又一阵涟漪,同时不规律的水花四溅。

看起来无中生有,装神弄鬼吓人的烂把戏。天下本无事,恶鬼乱扰之!

欢愉的脚步近在转角处,友族趁佳节送来了糕点,适时打破了假像。佳节欢愉的气氛越来越浓烈,也送上祝福......

Selamat Hari Raya Aidilfitri

Maaf Zahir & Batin




2015年7月12日星期日

处处奇胶处处哀

一场暴雨千层胶
一胶未平
一胶再起
残胶败柳无处逃
一胶堪比一胶烂
但是又何奈
依旧千妖百胶祸
处处奇胶处处哀




2015年7月9日星期四

等着看好戏

全世界都以为大马出了一个涉贪的首相。

稀巴大条的指控,非同小可,非比寻常,一堆看似无风不起浪的证据,连天烽火,足以主宰国家的命运,然而却在燃眉之急,原来鸡毛扫还可以拿来当令箭,以一招“鸡毛蒜皮”来试探火云邪神的立场,所期待王小虎的“电光神风腿”并没有出现,贻笑大方!

全世界隔岸观火,等待一个堂堂立法、司法和行政,三权分立的民主国家,如何真金不怕火,发挥真本色。

在野党招兵买马,浩浩荡荡勇赴国会,奈何不得其门而入,剩下在外头席地而坐的悲悯,看似气势如虹,却流于形式,始终唱不尽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悲歌。

司法界特工队大阵仗,前所未有的敲锣打鼓大行动,认真谨慎,收集资料,冻结户口,一连串有模有样看似大快人心,殊不知重点不在于调查涉贪指控的真伪,而把所有问题捆绑在泄密者身上,叫人摸不着头脑,看似正经八百,却不免太自欺欺人。

505大选过后,除了看戏,还是看戏,一场大戏隆重上映,人人等着看好戏,百般期待好戏在后头,兜了一个大圈子,故作玄虚的剧情急转直下,仿佛很快就草草收场。

网上陆续迎来一片大骂声,“鸟”声又响起,震耳欲聋......


2015年7月7日星期二

看谁没有穿底裤

妻说,有空不妨教老幺读书写字,老幺上半年成绩惨不忍睹,明年升上一年级,目前只会盲目涂鸦,却不识字。在得过且过的启蒙教育里,一切看似简单,但又似乎追赶不上一日千里的程度,心存隐忧。

为人父母总是自以为是,有时敢敢冒充老师。说到底我也是更高级别的,幼儿园的芝麻绿豆,反而有点棘手。


于是来了一首李白的《静夜思》,抄诗、认字,顺便背诗。涂鸦式的抄写,进过长期磨练,得心应手。一词一句的认字有点困难,靠的是死记发音,勉强把诗背下来,很快忘得一干二净。

后来想到他们“剪刀、石头、布”的游戏,在出手定输赢之前,有一句非常了不得,又气你不死的顺口溜。

在连续两句“剪刀、石头、布”后,紧接着终极最后一句“看谁没有穿底裤”,然后一起出手。

老幺一本正经的说,其实“看谁没有穿衣服”也可以,又偷偷笑的说,“看谁的底裤破洞”也不错。

既然那么有创意,就抄一遍,也不必死背了,顺便朗朗上口吟唱着......


2015年7月5日星期日

等待“鸟”出个春天来

一张执照在手
开始明目张胆
信誉早已破产
只是不知何故
横行霸道多年
有识者天天鸟
麻木中牙痒痒

一场大暴雨的夜晚
所有一切东歪西倒
焦头烂额
满目疮痍
隐藏的污垢呼之欲出
小鸟在废墟中吱吱叫
等待“鸟”出个春天来

(写在暴雨后,期待风调雨顺......)








2015年7月2日星期四

如果有一个血气方刚的孩子

(相关新闻)
不知这孩子怎么了?本来以为他是因为在网上口无遮拦,被控告对他人构成不知什么条文的骚扰罪,现在不知何故却被标签为精神有问题,送进了精神病院,等待精神评估。

一时令人始料未及,摸不着头脑,莫名其妙坠入疯狂之境,不知是孩子疯了,还是整个所谓健全的体制,因为骚到了痒处,也几乎快疯了。

殊不知极大多数所谓观点正确的声音,一人一公升的口水,其实足以把一个孤立的年少轻狂淹没,何必多此一举枉费审批的资源。

话说回来,如果有一个如此血气方刚的孩子,该怎样跟他谈一谈?

我说孩子,能在一窝蜂唱合的歌颂声中,出其不意发表与众不同的意见,是难得莫大的勇气。只是在表面上言论自由,却未开窍的体制里,尽管不鸟不爽,也要沉得住气,稍微收敛锐气,在对的时机,做到收放自如,行云流水,明里花言巧语,暗里冷嘲热讽,其实更好。如果非要粗口鸟个痛快,那就适可而止,太多会腻,神来一笔,画龙点亲最好。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说过:“当众人都哭时,应该允许有人不哭。当哭成为一种表演时,更应该允许有人不哭。”

2015年7月1日星期三

黑马王子

水深火热中,灰姑娘寄人篱下,受尽白眼,难免总是期盼有一天奇迹出现,有一个王子骑着白马,突然破云而来,像天使一般,把她从坎坷的宿命中解救出来。

像光良那首唱得已经腐烂的《童话》,把王子情意结发挥得淋漓尽致,耳熟能详的歌词漫天吟着:“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你要相信,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幸福和快乐是结局......”

浑身鸡皮疙瘩,在大热天里也不禁颤抖了一下。

其实我比较喜欢黑马王子——刘青云!

(照片来源)
记得他最近一次在金像奖称帝,在台上感谢太太时,轻描淡写一段话:

“我要感谢太太,因为每一次当我驾着太空船,飞到宇宙不知哪里,你总是有办法把我安全的拉回地球。”

什么“太空船”的,乍听好像无厘头笑话,但原来有一段故事。据说他太太是美国某大学机械工程的硕士生,曾经在美国太空署实习,是难得被选中的华人女生,后来不知怎么放弃了机会,选择了跟黑马王子在一起.......

我相信同甘共苦的考验和故事,患难中的真情是结局。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