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nang Ads

2011年8月28日星期日

未知

“唉!好无聊的一天。”儿子庸庸碌碌过了一天,到了晚上突然悲从中来,感叹无聊透顶。

学校假期刚开始,儿子已经无聊难耐,常常动不动“无聊”挂嘴边。看电视、玩电脑游戏,偶尔打篮球、骑脚车,或到海边玩沙,似乎不能再满足他无穷的精力和兴趣。他想走,走出去外面看世界。

他非常渴望我在来临的开斋节假日,带他出外游玩。他正发愁着,假期作业要完成的一篇日记,该如何下笔?生活那么无聊,没有出游,也就没有灵感,不知如何写出精彩的故事。

我告诉儿子,忠于自己的生活状况,和自己内心的感觉,照写就对了。我建议他写一篇感性的,写他爸爸有多伟大,为了赚钱养家,在开斋节假期里还得工作,而他看爸爸很辛苦,宁可呆在家里帮忙爸爸,也不稀罕像其他小朋友在假期里出游。

我说,老师读后一定感动得痛哭流涕。。。。。。

儿子难为情的偷偷笑,这种故事对他来说,一点都不精彩,也违背自己的良心,他的生活没那么悲凉。

还不知道开斋节要带孩子去那里游玩,不想轻易对孩子许下承诺,害怕食言。这年头,太多人事为难,难以作出妥善的安排,不能说走就走。

也许开斋节那天醒来,来一个即兴出游,走向一个未知。。。。。。

2011年8月26日星期五

头发长了

头发又长了,很多人对我的长发颇有意见。有些马来顾客总是认错我是女人,失言叫“mek”(东海岸马来人对小姐的称呼),让他们尴尬不已。倒是一个马来阿嫂挺欣赏我的长发,说我像一个香港明星,我期待她说像郑伊健,她却说像成龙。。。

~!@#$%^&*!?@#$%~


女儿的朋友到来,对我的长发投以异样的眼光,感觉这个爸爸有点不伦不类。可以理解小朋友的好奇,毕竟学校老师灌输先入为主的观念,男生留长头发是犯错的行为。小朋友偷偷问女儿,为什么你爸爸留长发?女儿不以为然说,男的大人可以留长发。。。。。。对,长大后才有资格讲人权。

母亲的态度始终如一,从以前到现在,对我的长发诸多怨言,她怕我给人家冠上不良的标签,留长发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人家会看不顺眼,间接影响我做生意的信誉。

妻常常有意无意挑战我的底线,挑战我有本事就剪一个平头让她瞧一瞧。大概是嫌我的发型一成不变,从拍拖到现在,同样的款式,没有一点新鲜感,看了都“咸”!

看来,是时候剪头发了,头发再怎样长,也没有当初狂野的情怀。就算要剪,也是恰到好处的短,绝对不会是平头,妻大失所望。

齐秦早已把头发剪短,娶了个嫩草,生了个孩子,回归家庭。他唱《像疯了一样》,管弦乐取代了摇滚,经典的声色犹在,撕裂的呐喊无存,疯不起来。。。。。。

2011年8月23日星期二

假惺惺

这个pakcik是老街坊,在这小地方算是“orang lama”(有历练的人),人缘甚广,所以多少要给他几分薄面,奉承一下。

应酬和他聊几句,无意中赞了他一下,说他记忆力很好,很多陈年的“威水史”,还记得那么清楚。这下不得了,pakcik乐开怀,只差背后没长翅膀,不然就飘了起来!

Pakcik被我逗得兴起,突然要我猜猜他的年龄。你以为我猜、我猜、我猜猜猜咩?这下让我为难了,他看上去是个老头子了,以常理来判断,至少70开外,我好意思说吗?

看他春风满面,一脸自信的样子,满怀期待我的答案,想必已认定我会说出比他实际年龄还年轻的答案。于是我违背良心,说看起来只有50多。Pakcik哈哈大笑,说他其实已经77了,证明他看起来年轻,爽毙了!

过后妻说我很假,睁着眼睛说瞎话,但如果我的假意,能换来老人家的欢心,何乐而不为?

有时做人难免很假,我假惺惺起来炉火纯青,找不到破绽,有时连我自己都觉得恶心~~~~!

2011年8月21日星期日

她始终是一个女人

依稀记得母亲说过,她和父亲结婚多年,父亲不曾给她买过一条项链。她说她要求不高,只希望拥有一条薄薄的白金项链,就已经心满意足了。直到父亲离开人世,母亲都未能如愿以偿。父亲潇洒的走了,却不知道在母亲心里留下遗憾。

偶尔提起生前的父亲,母亲总是耿耿于怀,埋怨父亲连一条白金项链都不舍得买给她。我大概猜到母亲要求父亲买项链时,父亲不屑的反应,他一定大泼冷水说,花钱买项链,不如花钱去吃一顿饱的!

父亲就是这样不解风情的人,生活中没有不切实际的向往,只求踏踏实实过一辈子,但他忽略了身边的老伴,老伴就算一大把年纪,她始终还是一个不折不扣女人。


女人可以和你一起同甘共苦,女人可以和你一起庸庸碌碌一辈子,无怨无悔,但不能不了解女人的心思,女人最单纯的情怀,也许是当初结婚错过拍摄的婚纱照,也许是当初暂时买不起的戒指,也许是曾经承诺的项链,在有能力之时,都要一一实现。

印象中,没怎样为母亲庆祝生日,大不了吃一顿饱的,和父亲那最实际的想法一样。这一次,我决定出招,偷偷吩咐妻买了一条白金项链,妻另外买了白金吊坠,一份礼物,两份心意,完美的搭配,在母亲生日当天,给她一个惊喜。母亲显得有点难为情,但难以掩饰嘴角欣喜的微笑。。。。。。

我知道,在最遥远天边的父亲在笑我,在金价创新高时买金不合时宜,而且又是白金,白金没有回收的价值,不符合经济效益。老爸,母亲始终是一个女人,不在乎实际的价值,而是无价的情怀。

2011年8月14日星期日

我的音乐拿A

儿子:我的音乐拿A,为什么老师给我A?

爸爸:给A不好咩?

儿子:我都没有上音乐课!

爸爸:~!@#$%^&*~

对了,儿子说过音乐课是拿来教英文的,没有上音乐课,当然也没有考音乐,可是老师以什么标准断定,儿子的音乐值得给A?也许,没有标准,音乐这回事,不必太认真,给A是为了讨学生欢心。以示公平,估计全班同学的音乐都是A,老师“一劳永逸”交差,校长乐见其成,皆大欢喜!

如果其他学术科目,不必教,也不必考,全都给A,那就太好了,学生一定很高兴。噢!不。。。。。。不能相提并论,只有学术上的成绩,才能断定学生的表现,才能决定他们未来的前途。老一辈的人不是常说吗?音乐不能当饭吃,搞音乐没出息,所以音乐课可有可无,最重要把书读好,大不了给钱去学钢琴,过一把音乐瘾,至少还有一点艺术涵养。

感觉到现在孩子的童年没有儿歌,很少听到儿子唱儿歌,他最厉害唱叮当的《我是一只小小鸟》,从电视机或电台学来的。

我经常在车里放张震岳的歌,儿子耳熟能详也会唱,尤其是那首琅琅上口,肉麻当有趣的情歌《孤独的夜哨》,儿子稚嫩的声线跟着哼:“担心你有没有吃饱,担心你跟别人跑掉,如果你真的要跑掉,麻烦你顺便说一下,我不要最后才知道。。。。。。”

我笑翻天。。。。。。在没有钱给他学钢琴的前提下,或有钱也不想让他学钢琴的前提下,我一厢情愿的相信,音乐可以无师自通,也可以很草根,冲凉房的那种音乐涵养!

2011年8月10日星期三

肯定

母亲坐立不安,满怀心事的样子,好像有话对我说,却欲言又止,她最终鼓起勇气,匆匆抛下一句:“我不管你们了,我要洗礼了!”

听起来有点孩子气,语气带有“先下手为强”的气势,那种好像一个孩子想要结婚,又怕死父母不认同的口气。我以前向她公布结婚时,大概就是这种口气。

她指的“洗礼”,是基督教接受人入教的仪式,洗礼过后,名正言顺成为教徒。自从父亲去世后,母亲在姐姐的带领下,经常和教会的人混在一起,我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天。这期间,看到母亲很大的改变,她从一个传统保守,不善于交际的家庭主妇,变成教会的活跃分子,她还生平第一次和一般阿嫲,站在教会的舞台上合唱圣歌,差点跌破我的眼镜,不得不佩服母亲的勇气。也许,她在教会找到了精神上的寄托。


洗礼罢了,没什么大不了,又不是找老伴,找老伴或许我会担心骗财骗色。我是开通的儿子,有耶稣的关照,我反而放一百个心,我相信耶稣是爱世人的!

母亲接着说:“通知你一声罢了,到时你不要乱。”

你看,这样的口气,十足好像我当年自作主张安排好一切后,才告诉她我要结婚。

我那里会乱,倒是很欣慰看到母亲“长大”了,凡事可以作主,不必我操心。她无非是想要得到我们的肯定和祝福,我当然会给于最大的肯定和祝福,就像当年她肯定我一样。

2011年8月8日星期一

了不起的微型华小

听说过登州甘马挽有一所“港口华小”,学生人数百人出头的微型华小,对它没什么深刻的印象,知名度不大,很少人会注意,是一所被遗忘的华小。即使家离该校很近,想必也不是当地华人的首选,他们宁可把孩子送去另一所在市区内,学生人数过分臃肿的华小。

大姨子住在甘马挽,家的距离和这唯一两所华小对比,不分上下,大姨子最终还是替孩子选择了臃肿的华小,学生人数太多,每年级至少分三班,竞争激烈,她目前最担心的是,孩子分不到“精英班”。

不起眼的“港口华小”出现在《我来自华小》节目中,起初我很好奇,不被多数人看好的华小,不知道有什么特别之处值得介绍。看完这所华小的故事后,深深被打动,如果住在甘马挽,恨不得立刻把孩子送去就读。

吸引我的是该校丰富的课外活动,除了美术和舞蹈,很难想象课外活动还包括学习厨艺。在这里孩子还有机会学习扯铃,少见的华人传统技艺,而且是登州唯一一所提供学习扯铃的华小。

感受到孩子在这里学习的快乐气氛,还有校方弹性的教学方式,没有局限于枯燥的课业上。感受到这里浓浓的人情味,老师和家长良性的互动,在这里可以看到很多家长义务每天到学校的食堂为孩子们准备爱心早餐和午餐,也有妈妈义务充当课外活动的指导老师。

有别于这里一般所谓大型华小刻板的教学模式,学校只注重学术上的成就,学习局限于教育局规定的课程表,不是赶作业,就是赶考试,由于学生人数太多,老师比牛仔更忙,批改作业和考卷已经透不过气了,那还有时间把心思放在课外活动上。

我的孩子曾经来自北加一所微型华小,后来搬迁到龙运,就读以一所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大型华小,北加的朋友常常羡慕嫉妒恨,以为大型的华小一定很了不起!

其实没什么了不起,这里最引以为傲的课外活动莫过于“增广”,起初我还搞不懂是什么东东,后来才知道,所谓“增广”,顾名思义就是让学生做画报的习题,以增广见闻和知识。我的妈呀,学校的功课没完没了,课外活动还得做习题,多么的枯燥呵!

这里的学校不注重音乐、美术和体育课,基本上没上音乐课,音乐课是拿来教英文的。一到三年级的美术课,是同样的水准,不同年级的学生,做同样的东西,没有层次可言。体育课不是看录影带,就是自由活动,等到要举办运动会,才临时抱佛脚,一个月之内匆忙选选手。

这里的校规很严,学生到学校上电脑班不可以穿拖鞋,服装不可以花花绿绿,总之一踏进学校,就要整整齐齐。

所以说,大型的不一定了不起,微型的未必很差,有时把眼光放得太高,反而错过了,值得珍惜的东西,其实近在眼前。

2011年8月5日星期五

真相

离家不远的海边,发现一具搁浅的赤裸女尸,轰动整个小镇。在这个鸟不生蛋,只有燕子粪便满天飞的小地方,生活风平浪静,没有什么大是大非的事,日子过得悠然自得,“难得”发生这样的大事,居民沉睡已久的脑细胞,突然受到刺激,活跃起来。众人议论纷纷。。。。。。

由于是一具赤裸女尸,有人说是先奸后杀,然后丢进海里毁尸灭迹;由于尸体肤色白晰,有人一口咬定是华裔;由于看不出是那一个熟悉的居民,有人说是别地方飘来的。。。。。。种种迹象显示,这不是一宗非比寻常的命案。

我大胆的假设,有可能是天下掉下来的,一个女人被外星人捉到UFO里,当外星人要替女人进行解剖时,女人成功逃脱,从UFO奋不顾身跳下来,掉进南中国海溺毙,浮尸漂流到这里来。

要知道答案,不如看报纸。后来报纸地方版报道,有关赤裸女尸,是来自附近海边甘榜的马来妇女,是一名精神病患者,不知何故掉进海里,至于死因有待调查,但已经无关紧要了,因为失去了八卦的价值。

我们通常是根据自己所观察的、认知的、以及相信的片面知识来八卦,但不一定是真实的。

如下图,表面上是超级无敌大乳沟,实际上是超级可爱小股沟!


(来源:面子书)

2011年8月2日星期二

无关左撇子

儿子天生是个左撇子,我们没有强迫他改用右手,但很多上一辈的亲朋戚友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不纠正他。我的理由很简单,总觉得与众不同极少数的左撇子就是酷,看林丹左手握拍杀球,看奥巴马左手握笔签名,酷毙了!


儿子遗传较多妻的染色体,妻其实也是一个左撇子,但后来经过岳母地狱式的训练,勉为其难改用了右手,到现在妻还耿耿于怀,有时觉得她有一点心里不平衡。别以为她就此摆脱了左手的困扰,有时她会不由自主利用左手写字“解瘾”,说得好听是左右手并用,实际上对自己与生俱来的特性无法自拔,偶尔需要“解瘾”。

家里的孩子是左撇子,问题不大。如果家里的孩子是同性恋或变性人,你可以接受吗?

这是令很多家长“闻风丧胆”的问题,大多数刻意逃避,不会认真的看待问题,他们宁可选择相信,这种事不会发生在孩子身上。

我和妻曾经认真讨论过,从左撇子牵扯到同性恋和变性人,如果孩子是这类的边缘人,怎么办?妻的态度和一般人一样有所保留,而我要做好心理准备接受事实。

有人一定会说我讲得轻松,毕竟没发生在自己孩子身上。可以理解,因为我相信,衡量一个人不是看他平日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而是人生面临最严峻考验时,如何正视和面对。这时候,往往能看到人性最真的一面。轰动全城的大马第一宗同性恋婚礼,就看到了双方父母宽容的雅量。

对我来说,看待同性恋和变性人,如同看待左撇子一样平常。眼光之所以异样,是因为受到刻板的世俗道德观束缚,脑筋转不过来,被定型了!

同性恋或变性人可以被纠正吗?即便勉强让他们接受正常人标准的婚姻,也不能担保他们不会打回原形“解瘾”,只是时机未成熟,没有遇到对的人,对的机缘。看李安的《断背山》就可以找到答案了!

有人说,同性恋和变性人是老天爷对他们开的玩笑,如果是这样,这玩笑未免也开得太大了,老天爷应该被打屁股!

2011年8月1日星期一

大话西游

晚上准时十点,舒舒服服窝在沙发上,等待电视播放心目中的重头好戏。很少全神贯注守在电视旁,纯粹等待一个电视节目,正当妻在捉摸我到底看什么好戏时,屏幕打出戏名“西游记之仙履奇缘”,妻顿时“呃”了一声,想不透的说:“有没有搞错?看了几百次不咸的咩?”

没有几百次那么夸张,但这部戏我至少看了十次以上。相隔一段日子,一看再看,说不出不“咸”的理由。有时闷得没戏可看,它是一堆光碟中唯一选择;有时无聊在网上游览,也会有意无意搜索零零碎碎的片段重温;有时电视上重播,下意识就不想错过。

妻自讨没趣的走开,继续忙着她的家务事,留下我面对电视机自爽。看着妻那曲线保持得恰如其分的背影,我也说不出为什么和她朝夕相对不“咸”的理由。也许不需要太多无谓的理由,只要感觉还在,只要在无聊的时候还会想到她,那就对了!也不必刻意在这份感情加上期限,因为从来没有后悔过。

当唐僧正经八百高唱:“Only you......can take me 取西经”,我笑了。看起来造作的情节,没什么意义,可是,就是好笑!当至尊宝重重一拳打在唐僧头上,加上他调侃唐僧啰嗦“噢哦噢哦”的对白,我笑得更大声。这时的至尊宝,刻意逃避自己是孙悟空的身份,还在纠缠于尘世间的情情爱爱难以抽身。当被打得趴地的唐僧还一本正经的说:“当你明白舍身取义的时候,你一定会回来和我唱这首歌。。。”我会心一笑之余,竟然还有一丝莫名的感动,感受到唐僧的用心良苦和他唱这首歌的意义。



来到片末,凄美笑中带泪的情节,再配上幽幽的背景主题曲,恰到好处,这是我看过最动容的结局篇。这时恢复真身的悟空,彻底放下尘世的男女恩怨,随着唐僧的队伍往西边取经。悟空的步伐刻意潇洒,但他的眼神和表情难以掩饰他复杂的情绪。使命和爱情之间,只能做出残酷的抉择。。。。。。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