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nang Ads

2009年11月29日星期日

透视芬兰教育

以下资料取自中国报副刊十分专题《透视芬兰教育》,简略当中精华,让我们看看,号称全球第一的芬兰教育制度,有何过人之处,以及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芬兰是全球上课时间最少,课后复习时间最短,以及假期最多的国家。

*中小学生的授课时间,每周不能超过35小时,而暑假长达两个半月。

*不管是暑假还是平时,都不会给小孩太多功课,因为课余时间是小孩休息和玩乐的时间。

*芬兰学校完全不安排课外补习,当地也没有补习的风气。

*不以成绩评估孩子的能力,没有评估排名制度。

*以同一标准衡量学生,不以考试成绩编排班级,而是根据学生的学习情况弹性分组,不同的组别 有时也会合在一起上课。

*课前和课后的时间里,必须设计一些有益身心的活动,如画画、音乐、球类运动之类的活动。不把这些活动当成“才艺”,而是“兴趣”,让孩子自由选择。

*芬兰孩子最重要的功课是“至少阅读半小时”。所谓阅读不是读教科书,而是让孩子自由选择喜欢的课外读物,但不需要写读后报告。

*芬兰教育的核心价值是平等。平等对待学习进度和身心需求不一的孩子,也平等对待每一种族和所有移民子女,以及平等学习母语的机会。

*芬兰教育提倡“不让每一个孩子落后”。他们认为资质好的学生有自动学习、自我提升的能力,但学习慢的小孩更需要关注。

*比起栽培精英,他们更重视能够融入社会,与大家相处的人才,所以特别强调情绪管理。

*芬兰人相信天生我才必有用,每一个孩子都有可取之处。教育的目的,就是帮助每个孩子找到自己的位置,而不是把他们丢进竞技场里恶斗。

2009年11月25日星期三

打横来讲的乡芭佬

自从陈文华起诉反贪委会在上班时间向他录口供,获法庭宣判胜诉后,卡巴星强调警方也需遵守法庭的判决,在上班时间,不得向证人录口供。结果警察总长慕沙哈山不干了,大发“烂渣”说出令人啼笑皆非的气话。他说:“卡巴星是否要警局下午5点就关门?”

什么叫做“打横来讲”?就像泼妇骂街,有本事把直的推倒,横着来无理取闹一番,就叫做“打横来讲”。警察的办公时间,和白领朝九晚五的办公时间,根本是两码子的事,硬要把两者混为一谈,也是“打横来讲”。只有教育程度低的乡芭佬才会说出这种没水准的话,出自堂堂警察总长嘴里,简直大失身份!

举个例子,有一个乡芭佬在偏远的山区经营生意。有人问他:“你做生意有报税吗?”乡芭佬理直气壮的说:“为什么要报税?我做生意赚钱,为什么要给钱政府?如果我的生意亏了,难道政府要赔钱给我吗?”跟乡芭佬讲道理,有理说不清,白费心机!乡芭佬永远不可能了解,履行纳税义务,是身为公民的首要责任。

卡巴星指出,刑事程序法典第112条文赋予警方向证人录取口供的权力,但不意味警方可以24小时进行盘问;而第113条文指出,警方不可以在证人休息时间,即下午6时30分至早上6时30分盘问证人。

身为一名执法人员不懂得诠释法律,已经很羞耻了。如果还“打横来讲”扭曲法律,那就和乡芭佬没什么分别了!

2009年11月24日星期二

放狗屁

别以为穿西装戴眼镜就是学识之士,有可能是虚有其表。

别以为读过书的人说话很有慧根,有可能一窍不通。

别以为学识渊博就会有所作为,有可能不知所谓。

别以为年级大就可以倚老卖老,有可能食古不化。

别以为历史学家就不会忘本,有可能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

有些人喜欢发表意见,但不管他的意见多么响亮,都不会受到重视。就像夏天里的蝉,叫声最响亮,也最持久,可是没有人理它,而且令人讨厌。不像公鸡,每天只啼鸣一次,人们都会注意它,因为公鸡一啼鸣,大家就知道天要亮了。

历史学家邱家金出言不逊,指华小只会制造“抄袭生”,不但得罪千千万万的华小生(包括我),也有损他堂堂“学家”身份,不尊重别人,也污辱了自己。我们大可不必理会,基本上他除了放狗屁,什么都不是!

2009年11月23日星期一

原来地方政府是“无牙老虎”

在报章上看到一则关于市井小民和政府对干的新闻,令人拍案叫绝!

话说,小民苏巴马念在淡马鲁经营迷你商店长达31年。他于2005年接到市议会通知搬迁到新的市议会巴刹,才可以售卖鱼和蔬菜,否则不获更新营业执照。

苏巴马念拒绝搬迁到已荒芜的巴刹,因为没有人去那里,严重影响生意。他不明白,为什么其他也有售卖鱼和蔬菜的迷你商店,获更新营业执照,偏偏他不能?

由于拒绝搬迁指示,市议会发出传票给他,每天罚款200令吉,试图逼迫他乖乖就范。苏巴马念拒绝缴付罚款,被市议会起诉。他只好聘律师打官司,结果获淡马鲁高庭判胜出!

淡马鲁高庭裁决,地方政府无权提控任何人,因为赋予市议会检控权的地方政府法令第120条文,不能拥有起诉民众的实权,并抵触赋予总检察长拥有绝对检控权的联邦宪法145(3)条文。

换句话说,地方政府的执法权力有限,如公众接获的违例泊车、露天焚烧或不合卫生条例等传票来自地方政府时,可以置之不理,地方政府更不能提控他们上法庭。违例泊车,只有交警才能执法。同样的,露天焚烧和不合卫生条例,也分别只有环境局和卫生局才能执法。

要不是苏巴马念不肯妥协,和地方执法对干到底,我们也不知道,原来地方政府是“无牙的老虎”。对于经常拿著鸡毛当令箭,处处为难市民的市议会庸官来说,简直是一击当头棒喝,大快人心!

我们应该向苏巴马念学习,懂得争取自己的权益,不能从容那些其实本应该为我们做事的庸官。

2009年11月21日星期六

男人与女人搞不懂的事

女人永远搞不懂男人,为何总是乱挤牙膏,不能从下往上挤,而男人也永远搞不懂女人,为何不能理解牙膏不管怎样挤,都会有用完的一天。

女人永远搞不懂男人,为何穿牛仔裤,可以穿好几天都不舍得换,而男人也永远搞不懂女人,为何不能理解牛仔裤的好处就在于耐穿,可以穿好几天不用洗。

女人永远搞不懂男人,为何衣服多的是,偏偏穿来穿去都是固定的几件衣服,而男人也永远搞不懂女人,为何衣服总是堆积一星期才洗,害他找不著衣服穿。

女人永远搞不懂男人,为何出席任何场合,都是同一款鞋子,而男人也永远搞不懂女人,为何上街和出席宴会的鞋要区分开来,尽管两双鞋的款式没什么两样。

女人永远搞不懂男人,为何总是喜欢按遥控器,不能固定观赏节目,而男人也永远搞不懂女人,为何不能理解遥控器的乐趣就在于不停的转台。

女人永远搞不懂男人,为何喜欢高谈阔论事不关己的政治新闻,而男人也永远搞不懂女人,为何对政治不闻不问,却可以勇往直前投下神圣的一票。

2009年11月18日星期三

高科技算命

出席幼儿园家长交流会,好像出席直销产品推销会。关于女儿的学习进度,没什么讨论,只是草草了事。老师更热衷于解说关于“皮纹密码检测”的技术。

“皮纹密码检测”是什么东瓜豆腐?简单来说,是通过扫描孩子的指纹,再经过高科技分析及整理后,拟出一份完整报告,关于孩子潜在的智能和天分。有了这份报告,家长在培养孩子成才方面,就得心应手了!一次检验,加一份报告,收费将近400令吉。

说来说去,充其量只是一门直销式的投机生意。说白了,和算命佬看掌纹算命差不多。不同的是,以科学的技术包装搞算命罢了。说得不好听,就是“伪科学”!这项检测的准确度高达95%,换句话说,不是100%保证。检验准确不误,可以大事打广告;检验不如预期,是因为那5%,可以不用负责任。这和算命有什么分别呢?

老师滔滔不绝的推销,还搬出各类保证书,以及各种数据和成功例子,简直和直销手段如出一辙。幼儿园搞直销已不是第一次,去年搞的是营养产品。曾经以提供营养早餐计划为由,硬把昂贵的营养产品纳入早餐费中。搞了半年,计划取消,最后不了了之。

老师须要20位顾客,才可以进行“皮纹密码检测”计划。那位顾客肯定不是我,我看到的是,标榜“良心”的教育行业,在搞直销生意,太可悲了!我相信“天生我才必有用”,不必什么“科学算命”来决定命运。

我淡淡的对老师说:“我觉得很好笑耶!听起来像算命。太贵了啦!我没信心。”然后,逃之夭夭!

2009年11月17日星期二

喜出望外

那是我女儿吗?女儿经过一番细心打扮后,在舞台上艳光四射,和平时大大咧咧的样子判若两人,差一点就认不出她来。

舞台上的她,跟随着轻快的歌曲,生动活泼起舞。她完全投入于歌舞中,没有扭扭捏捏,跳得很放、很自然,一边跳,一边开口哼唱,几乎已到了忘我的境界。不免怀疑,那是我女儿吗?平时酷酷的她,叫她预先表演给我们过个瘾,她总是不屑地说:“到时你们自己看咯!”

起初还以为她会怕生,在众人面前跳舞放不开。出乎意料,她跳得比预期好,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不但舞跳得好,还有机会领奖,因为她是班里的三个优秀生之一。当主持人报上她名时,又一次让我们惊叹,心想:怎么可能是我女儿?平时做功课不怎么样,考试也不怎么练习,对她没抱任何希望。

幼儿园毕业典礼结束后,回家途中,我对女儿的表现赞不绝口。

“女儿很不错耶!唔声唔声,吓你一惊!”

“一上舞台就变了样,我想她天生属于舞台!”

“我觉得她是里面,跳得最好的一个!”

我得意忘形,滔滔不绝。女儿一贯冷酷,无动于衷。妻早已顶不顺,酸溜溜地说:“现在你心里只有女儿,还有我们咩?”后来发现儿子也吃醋,板起了脸孔。妻的“酸醋”习以为常,很容易摆平,只要扮小丑逗她开心即可。儿子就给他热情的拥抱,并加于安慰,以显示我对他和女儿的爱是一样的。

2009年11月15日星期日

镶金的花

吉隆坡前市长在任期内,以3年约3240万令吉,签购花卉植物合约,即1年约900令吉,每月约8万令吉购买花卉植物,用来装饰市政府大厦。

每月动用8万令吉来买花,很好奇,到底是什么“奇花异卉”?难道是镶金的花吗?8万令吉能买多少花?应该是遍地都是花,想必足以把整座大厦掩没吧!

其实这种镶金的花,不是普通的花,它是一种会散发奇特香味的花。首都吉隆坡处处都是垃圾和不流通的污水,黑斑蚊特别多,骨痛热症病例高局不下。也许这种稀有品种的花,所散发的香气,能够掩盖臭气薰天的垃圾,甚至还有驱赶黑斑蚊的神情功能。

这年头,智障、夸张、不合逻辑的事见怪不怪。钱好像拿来砸的,一点也不觉得心虚,面红耳赤,也不怕别人笑话。老百姓看在眼里,只有痛在心里,说到底也是老百姓辛苦的血汗钱。

如此明目张胆的滥用巨额公款,明眼人都看得出当中的贪污舞弊行为。其实像这样胆大妄为、漏洞百出、白痴的涉贪手法,要揪出涉贪者,一点都不难。问题是,反贪委会是森林里特立独行凶猛的老虎?还是动物园里受约束无牙的老虎?

2009年11月13日星期五

法???

当年香港回归十周年,参与《基本法》起草的金庸说:“回归后,我们还是怕老婆,不怕政府。”

他希望让香港人宁可怕老婆,不要怕政府,因为在法治的社会,老婆不讲法,政府是讲法的。难怪在香港连续剧《家好月圆》里,女主人荷妈有这样一句话:“在这间屋子里,我讲的话就是法律!”

在马来西亚恰好相反,独立了52年,同样是法治的社会,很多人还是怕政府,不怕老婆,因为老婆再野蛮,也会守法。政府的可怕在于,掌控所有的权力和资源,为所欲为,破坏法治。三权分立的界线渐渐模糊,只有一个马来西亚,一个独大的政府。

试问赵明福离奇坠楼事件,不可怕吗?反贪委会还值得信赖吗?

林甘司法短片,人证物证摆在眼前,却没有人被提控。连皇委会都无法解决司法危机,人民对司法还有信心吗?

靠拉拢“青蛙议员”跳槽,国阵非法夺下霹雳州政权,民主腐烂发臭,议会的民主精神,还有存在的价值吗?

警察当街捉黑衣人,公然抢夺议长袍,明目张胆偏袒。这样的执法者,还有大公无私可言吗?

PKFZ丑闻,数百亿令吉没有下文,只有无关痛痒的报告,以及区区两只代罪羔羊。这样腐败的行政制度,还可靠吗?

权力使人腐化,绝对的权力使人绝对的腐化。在一个法治的国家里,如果政府的权力大过天,基本上什么法都是假的。当你以为天花乱坠的“改革”口号有用,那就大错特错,因为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2009年11月11日星期三

POTONG

potong..........potong, potong, potong
potong berita MCA......lah!

potong..........potong, potong, potong
potong kangkong belacan......lah!

potong..........potong, potong, potong
potong kemaluan......lah!

potong..........potong, potong, potong
very, very luan......lah!

potong..........potong, potong, potong
very boring......lah!

potong..........potong, potong, potong
cannot tahan......lah!

potong..........potong, potong, potong
cannot pakai......lah!

potong..........potong, potong, potong
potong saja......lah!

potong! potong! potong!

欠钱

妻载儿子放学回来,气急败坏地说:“你知道吗?你儿子在学校欠人家的钱。”

我眉头紧锁,问:“欠谁的钱?多少钱?”

“欠食堂安娣的钱,两毛钱!”妻说。

原来才两毛钱,我松了一口气,但不解的问:“学校食堂可以给小朋友欠钱的咩?”

妻长篇阔论解释一番,我才明白食堂安娣给小朋友欠帐,已不是什么新鲜事,而且是某些家长指示食堂安娣给孩子欠帐。我的天啊!这岂不是让孩子为所欲为的花钱?家长就像信用卡,孩子随意刷一刷,不必真金白银就可以满足欲望,多方便啊!

其实不能怪食堂安娣,有这样的需求,就有这样的服务。有生意难道不做吗?这里是小地方,最讲究人情味。来来去去都是几个相熟的脸孔,不给欠帐,太不近乎人情了。

在耳濡目染的情况下,儿子很容易受到影响,有样学样。这是一直以来,我最担心的问题。在光怪陆离的社会环境里,单纯的孩子,很难辨识环境,往往会被环境改变。就算苦口婆心说教,孩子心里肯定有一百个问号:为什么别人可以,我不可以?

不管怎样,儿子欠的两毛钱,唯有在他零用钱里扣,并警告他以后不可以欠钱。还没学会挣钱,就学会欠钱,长大后和大耳窿扯上关系,那就惨了!

2009年11月9日星期一

拾“箱”不昧

在报章上,看到一则关于“好人有好报”的新闻。

话说,首相夫人与家人遨游法国,在轮船上收拾行李时,无意中发现了一个箱子。这箱子是沙地阿拉伯王子不小心遗留下的。好心的首相夫人没有将箱子占为己有,也没有弃之不顾,反而大费周章的吩咐轮船经理一定要原封不动将箱子归还给沙地王子。

两周后,王子向首相夫人道谢,并赠送她700万令吉,以示表扬及感谢她的诚实。

700万令吉可是天大的数目,比多多积宝奖金还多。为了避免猜疑,首相夫人向反贪委会备报,以证明奖金来源清白。难能可贵的是,首相夫人还将“一大半”奖金捐献出来行善,回馈社会,精神可嘉!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做人要诚实,不要贪小便宜。贪小便宜会因小失大,诚实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说不定可以一夜之间变成百万富翁。当然接受了意外之财,切记要有当事人的表扬信,免得被反贪委会捉。

我在想,王子的箱子里到底有什么价值连城的钻石、珠宝?可能我想太多,也许只不过是比钱还珍贵,对王子来说有纪念意义的东西。

首相夫人百年难得一见,离奇拾“箱”不昧的故事,媒体只是低调处理,没有大事宣扬首相夫人的诚实情操,实在太可惜了!这样的故事,其实可以成为小学生的道德课教材。不过,说故事时,要特别小心,免得误道小朋友,以为拾“箱”不昧可以致富。

我发誓,以后在机场或在轮船,收拾行李时,要特别留意别人遗漏的箱子,尤其是中东款式的箱子。

2009年11月7日星期六

芦荟开花


有没有看过芦荟开花?家小园子里的芦荟开了花,一家大小惊叹连连,好像发现UFO似的。芦荟种了很久,一直以来,都不把它放在眼里,很少浇水,更甭说施肥。所以它长得枯黄瘦弱,一点生存的意识也没有。对它不抱太大的期望,想不到竟然开花了!验证了一句话:-

只要根不死,荒地也能开花;
只要心不死,绝地也能逢生。

其实也不肯定是不是花?好像一枝直挺的花蕊,花不像花。邻居说是花,很少看到芦荟开花,这代表很“ONG”(旺)。我以为我的“ONG”来了,买了马票,结果连安慰奖也看不到~~~事实证明,“心不死”也要靠七分努力,三分运气。

2009年11月4日星期三

人瘦并不可耻,可耻的是打肿脸充胖子。

脸薄并不可耻,可耻的是自以为脸皮厚。

斗争并不可耻,可耻的是不守游戏规则。

失败并不可耻,可耻的是打死都不认输。

自辩并不可耻,可耻的是把歪的拗成直。

服输并不可耻,可耻的是说瞎话自我陶醉。

卧薪尝胆并不可耻,可耻的是贪生怕死。

忍辱负重并不可耻,可耻的是苟且偷生。

一无所有并不可耻,可耻的是不敢面对失去的代价。

独来独往并不可耻,可耻的是自以为是的独裁。

化敌为友并不可耻,可耻的是自私自利的结合。

虚有其表并不可耻,可耻的是自欺欺人的清高。

2009年11月3日星期二

哀悼“你割佐未?”

“你割佐未?”广告,在马华妇女组的舆论压力下,终于难逃被“割掉”的命运。恭喜马华妇女组,在“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情况下,立下大功,可喜可贺!

据该广告网络公关表示,此广告在华社引起反弹,反观马来文和英文版广告未引起问题。既然华社如此保守,那么以后任何回教团体,反对西洋性感女歌手来马开演唱会,就不要讥笑人家古板保守了。

割不割,有什么问题?如果引起孩子和家长之间的尴尬,大可直接告诉孩子,就是割掉电话线而已,又快、又爽、又方便,就像小孩子玩遥控车,没有任何约束。

如果硬要和割包皮连想在一起,可以教育孩子关于回教孩童成年的割礼习俗;或顺便灌输医学常识,告诉孩子包皮过长的人,有时也须要割掉,避免污垢堆积在包皮内,难以清洗,会引起发炎。

割不割,就是如此简单而已,没必要大惊小怪。

不是替网络公司打广告,就算“你割佐未?”广告打得如何响亮,我也不会真的割了。不过,“你割佐未?”广告倒是令人百看不厌。看过多篇,“笑果”依然不减。你可以说它通俗、无厘头、没水准,但不能说它低级。低级是那种粗口连篇,卖弄色情,哗众取宠的桥段。就像某些台湾综艺节目,为了增加收视率,不惜“变相色情”。

目前,紧急需要割掉的东西,其实是即没“养分”,又八卦的马华党争新闻。它充斥着各类新闻版位,浪费了媒体的资源,破坏了我们“精神粮食”的质量,严重影响我们的胃口,说不定还会给小朋友带来负面影响呢!

2009年11月2日星期一

跟政府对着干

什么叫做“人民是老板,政府是公仆”?很多人大概分不清楚,还常常身份错乱。有些人和公务员打交道,战战兢兢;有些人面对官老爷,彬彬有礼;有些人为了一句烂口号,激动万分。。。。。。

龙应台《野火集(纪念版)》里,有一篇〈“对立”又如何?〉,一针见血点出了政府和人民之间的定义。里边有几段精彩的语录,可以让大家醒醒脑。

所谓政府,是为市井小民做事的;他凡做一件事,我要用监督的眼光衡量他的效率与成果。做得好,是应该的,做不好,就得换人。

政府必须以实际的行动来赢取我的支持,他没有权利全面地要求我的“爱戴”和“拥护”,更不是我必须涕泪感激的。

人民如果相信政府是一个需无条件“支援”、“拥护”、“爱戴”的东西,那这政府也真可以为所欲为了。

就是要有“对立”的人民,才可能有好的政府。

“政府”是很吓人的名词,意味着权威、统治,由各种有缺陷的个人组成,可能“完美”吗?人民怎么可以闭起眼睛,放心去“拥护”呢?

如果没有人民的“默许”,任何独裁者不可能得势。

民主不是天下掉下来的,必须经过理性的争取,不懂得争取权利的人民,而受独裁统治,那是咎由自取。

如果政府一味要求人民盲目支持,而不清清楚楚地告诉人民,如何由各种管道去争取各种权利,倒过来,人民不满的时候,他的指责就变成盲目地乱指(乱X、乱操)一通。

我们要的是敢于面对现实、接受挑战,勇于负责的政府,但要促成这样的政府,我们更需要有批判能力、有主动精神、有理性的人民。

总结:政府这东西,是要对着干的。你既然权力一把抓,那么人民不分青黄皂白的怨恨,也就要概括承受。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